廣告贊助

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一個人在外打拼兩年多,又輾轉因為跑業務的關係,回到這座城市。

 

  我還記得在我離開時,哭得聲嘶力竭,如此不成人形,一個人拎著行李,跟即將遠離的青春告別,那天溫暖的晨光灑滿了窗,卻照不進心底。

 

  坐在計程車裡,這繁華冷漠的城市倒映我眼裡,過去種種在我防不勝防的時候掠過我腦海,停留下來的卻只有那個人的溫柔。

 

  在大學畢業的當天晚上,我失戀了。

 

  在一起三年,笑過哭過痛過,最後以一句,“放彼此自由吧!”結束這一回合,再也沒有翻盤的機會,隨即他封鎖了我的FB、IG和Line,竟然連一句挽留的話都沒有機會讓我說。

 

  我也才發覺,原來難過到了極點,是哭不出來的。

 

  我大學四年的好朋友小葵見我神色不太對勁,取消了原本打算一畢業就回家工作的計劃,對我說,“還記得大二的時候我們就說想去的Company嗎?聽說今晚學生有打折,我們就趁去辦畢業證書前去玩一下,要不然之後就沒機會了。”

 

  對啊,時光真怪,想著想著,拖著拖著,就過去了。

 

  Company是位於大學附近很有名的夜店,處於這座城市的中心地帶,場外車水馬龍,場內則紅燈綠酒,我們只敢點最便宜的啤酒,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小葵還讓阿Man、陸曼、大大過來陪我,五個青春、有活力的少女打扮得比平時漂亮,雖然是坐在旁邊,還是吸引了不少男性的搭訕。

 

  “挑一個吧!”小葵對我眨了下眼睛,“我們還有年輕的肉體不是嗎?這個世界上有這麼多比他更好更帥的男人,又何必爛死在他這棵樹上?”

 

  我喝了幾杯酒,有點微醺,聽到她的話語後大笑。

 

  阿man和大大已經跟剛認識的男孩不知道去哪裡,小葵去到舞池裡,跟一位看對眼的小帥哥跳舞,只有陸曼跟我還在挑對象,此時我聞到淡淡的GD香水味,一個乾淨的臉龐湊近,“你好,我叫Chris,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嗎?”

 

  他的手臂輕輕碰到我的肩膀,傳來很讓人放鬆的溫度,如他的笑容。

 

  “你可以叫我小敏。”

 

  他微笑,“小敏。”聲音很動聽,也很有磁性,在goodnight聽見這個聲音會讓人心動的那種,“你還是學生嗎?”

 

  我對他眨眨眼睛,“快不是了。”

 

  他拉著我到群魔亂舞的舞池,兩個人在舞池中身體越靠越近,我喜歡他身上除了好聞的香水之外,有一種沉靜的味道,漸漸地,我靠在他身上,將身體的力量交給他。

 

  他輕笑,摸著我的頭髮,然後拉著我的手環住他勁瘦的腰。

 

  我喜歡瘦的男孩,不管有沒有肌肉。

 

  在夜店糜爛的氣氛中,雙唇不知不覺地湊在一起,他又拉著我來到夜店的角落,隔著屏風,可以看見外面穿梭的人群,我喜歡安安靜靜接吻的感覺,兩人的氣息繚繞,加深了我情慾的流動。我主動抓住了他的手,放在我的大腿上。

 

  我也喜歡他的手,手指纖長,感覺是玩樂器的。

 

  我睜開眼睛,看見了他彷彿不參雜任何雜質的雙眸,也同樣回望著我,我想這樣一個英俊的男生,在夜店應該很搶手,我也只是他其中一個獵物,但在此時此刻,這樣讓人專注於歡暢的時間,又有誰在乎呢?

 

  “我是外地人,我在後面的旅館有間房間,不如……”他稍微退後,聲音有些沙啞,對我說。

 

  我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點頭,“好,我先跟我朋友說一下。”


 

  標準的商業套房,行李也整整齊齊地放在衣櫃裡,衣櫃裡的桿子上掛著幾件被燙得一絲不苟的西裝,我想像著他穿西裝的樣子,一定很帥。

 

  “誰先洗澡?”他說。

 

  我回頭,“猜拳好了。”

 

  他贏了,拿著浴巾去洗澡前,去之前還把我壓在床上,將我吻得差點不省人事,手還一度探進我的衣服裡,試探性地撥弄我的胸罩。

 

  “乖,你先去洗澡!”我輕聲哄他,他才依依不捨地拿浴巾和貼身衣物,進入洗手間。

 

  隔著旅館的紗門,隨著水聲響起,我在床上支著頭,著迷地欣賞著那健美的身軀,很標準的男性身材,我最喜歡的那種,我前男友的肚子還有點肉,而他卻一點贅肉都沒有。

 

  今天是我大學四年最漫長的一天,撕心裂肺的感覺還在,卻隨著旅館裡令人迷醉的氣氛逐漸淡去,今天的我有點累,也慢慢開始神誌不清。

 

  是難以忽略的慾望讓我甦醒,我感覺下身一陣濕潤,緩緩睜開眼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