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這次我要飾演的是一個唐朝末年縱橫商場的青樓老闆,而這個可憐的男人將會與一位名妓有非常虐心的愛情故事。”方若臨嘴上帶著淺淺的笑,自信地回答著娛樂記者的問題。

 

  女記者好不容易搶到機會,繼續追問道,“據說這部電影的導演為了致敬韓國的霜花店,會有非常多的激情戲,是嗎?請問這部電影對於剛得到金鹿獎影帝的你,有什麼想法想要跟我們分享嗎?”

 

  方若臨還是維持著禮貌的笑意,“我跟你們一樣也很期待黎導演給我們帶來的藝術作品,我讀完劇本了,它絕對不會是為了激情而激情的呈現,更多的是美的追求,將電影能夠呈現的慾望之美的最極致發揮到徹底,希望你們到時候可以一起到電影院裡去欣賞這種美。”

 

  “那請問這部電影的女主角決定了嗎?”

 

  方若臨露出了一個神秘的邪笑,噓了一聲,“就等著我們帶來的驚喜吧!”


 

  夜晚,黎導演的家中,方若臨靠在黎導演門前的柱子上,疲憊地抽著煙,一邊揉揉酸疼的眉心,遠遠的,他看見黎導演跟一個女生一起步行慢慢靠近。方若臨第一次看見沈媛的時候,覺得這個女孩氣質有點冷,皮膚白得透明一般更顯得她的嬌貴清冷,但因為年紀很輕,所以眼神很清澈,帶著有點小動物般的倔強和怯弱。

 

  也只是第一眼,方若臨就覺得黎導演真的找對了人,她彷彿前世就是那個名妓,整個角色彷彿為她而設,為她而生。

 

  “這位就是新晉影帝方若臨,這位將是飾演楊怡兒的演員沈媛。”方若臨和沈媛互相握過手,方若臨覺得沈媛的手有點冰,和她的人一樣。

 

  待方若臨和沈媛握過手,黎導演繼續說道,“未來的一個月,你們將會一起接受訓練,為了面對未來的武打戲和激情戲,除此之外,也可以培養培養感情。沈媛你別看方若臨平時都是演什麼警察啊臥底啊冷酷的角色,其實他人很溫暖的!”

 

  方若臨和黎導演是多年的朋友,講話也沒什麼拘謹,開了啤酒就坐在沙發上三個人在一起聊天,但多數都是方若臨和黎導演在扯著片場的八卦,沈媛在旁邊聽著,雖然沒說上幾句話,但問的問題都回答得了,可見她聽得很仔細,很快地,方若臨就對她有好感起來,也互相交換了聯絡方式。

 

  就這樣過了幾天後,那天下著大雨,方若臨難得沒有通告,晚上十點多就洗好澡準備去睡覺,剛躺在床上就收到沈媛的訊息,‘臨哥,我有個問題想要請你幫忙可以嗎?這個問題我思考很久了,但一直得不到解決方法。’

 

  方若臨馬上就回复了,‘什麼事情呢?我能幫得上忙的,我一定幫!’

 

  但過了良久,直到方若臨都快睡著了,才感覺到手機一陣震動,收到沈媛的訊息,‘這件事情有點說不太清楚,請問方便約你家談嗎?’

 

  方若臨思索一會兒,才回复道,‘去你家好嗎?我家門前一定有記者駐守著,如果你不想隔天就登上娛樂八卦雜誌封面的話。’

 

  這次沈媛很快就回复了,‘對不起,我沒有想清楚,有欠考慮了,我明天晚上和後天晚上都有空。’

 

  方若臨迷迷糊糊地半瞇著眼睛回訊息,‘那明天見吧,你再發你的地址給我,晚安。’


 

  沈媛的家蠻偏僻的,位於郊外的一處小公寓,方若臨知道她是剛過來北京打拼的女孩子,現在的經濟狀況的確也只住得起這樣的小公寓,所幸沈媛的品味很好,小公寓被佈置到溫馨又雅緻,微微昏黃的燈光也顯露出了一絲溫暖。

 

  “我覺得你的家佈置得很舒適。”方若臨環顧四周稱讚道。

 

  沈媛遞給方若臨一杯熱的普洱茶,邀請他坐在布沙發上,自己則拿了個凳子坐在他旁邊,“我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你,不對……我有件事想要請你幫忙,啊又不對……我想要徵求你的意見。”

 

  方若臨輕輕抿了一口茶,隨後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有話直說,真的沒關係的,別緊張。”

 

  沈媛輕輕呼了一口氣,竭力讓自己語氣平穩地才說道,“那時候黎導演想要尋找一個女演員的時候,有特別設立條件說不能是處女,因為這部電影有些橋段是需要真槍實彈的,雖……雖然我通過了演技測驗,但是其實我還是處女。”

 

  方若臨蹙眉,“你不是……”

 

  沈媛一下子就明白方若臨想要說什麼,“沒錯,我已經28歲了,我之前以為我的前男友將會是跟我廝守終生的人,想要把自己留在結婚之後再給他,誰知道……他沒等到那一天就因為我不給他而劈腿了……所以我……”說到激動的地方,沈媛忍不住掩面,覆蓋住自己痛苦的神色,“我看網絡上有人是自己給自己破處的,所以我買了一個擬真的按摩棒,想要自己試著弄破處女膜,但完全失敗,按摩棒連一個指節的距離都進不去,我真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無奈地找你,你知道我在北京沒有任何的朋友,我的通訊方式只有你、黎導演和我的經紀人一樣,我真的不知道……”

 

  方若臨拍拍沈媛的背,輕輕地安撫著她,好像正在撫摸著某種小動物的感覺,“沒關係,沒事,你真的想要我幫你嗎?這件事情一旦做了,就沒得回頭,不能後悔了。”

 

  沈媛擦擦臉上的淚水,堅定地回答道,“我真的很需要這次的演出機會,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我不能連工作都沒有,請你幫幫我,好嗎?如果你幫了我這個忙,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

 

  方若臨考慮了一段時間,答應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