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朋友看完這部電影,回到客房,腦海中還是傳來那句 "obey me""obey me""obey me"。

   還沒看這部電影的人,建議先看了電影,再來看我的影評,因為我會爆雷

   十歲到十八歲這珍貴的八年,是一個女孩的荳蔻年華,是一個女孩情竇初開的時光,而Natascha這個原本天真無邪的小女孩,時光只給了她一個被層層重物壓得無法喘氣的小房間,一個四步就可以走完的簡陋小房間,偶爾進來一個陌生人給她人類最基本的需要。

   八年有多長?

   從小學到即將升大學。

   從平坦的胸部到胸部完整發育。(不過最後女主角瘦骨嶙峋,營養根本沒有輸送到胸部上,完全的營養不良)

   從未經人事的少女到迎來初經。

   maxresdefault.jpg

   在一個很平常的下午,她在一個普通的早晨跟媽媽發爭吵,所以賭氣自己獨自上學,就在這條靜僻的路上,她被一個想必人生很失敗的叔叔(我想不到理由為什麼一個人會以任何的理由以非人道方式囚禁一個無辜的小女孩長達八年)扯進白色的廂型車,關在自己家裡的地下室,就這樣開始了八年不見天日的日子。

   他就像個喜怒無常的暴君,成為這個小女孩狹窄世界裡唯一的神。

   她因為絕望不願意聽從他的指示,他就餓她整整四天,逼迫她就範,讓她只能低頭對著對講機,哀求他能夠給她一些食物。

   他施捨一般地帶給她一些書,她會捧著書,自己假扮成老師,給椅子穿上衣服,對著‘椅子學生’講課,在這窄小的空間裡,寂寞讓她宛若一隻絕望的困獸。

    孤單和飢餓,更無法忍受的是男人奇怪脾氣帶來的壓迫感,在一次次的辱罵和暴打中,原本好像棉花糖一樣可愛的少女,漸漸長大成一個營養不良的少女,當她發現自己來第一次月經的時候,她怯怯地告訴那位自己陪伴也陪伴了自己好幾年的男人,男人不耐煩地嘖了一聲。

    他第一次,帶少女去樓上洗澡。

    脫掉寬鬆的上衣,少女的肋骨清晰可見,手臂瘦得彷彿能夠輕易地掰斷,胸部是可憐兮兮的一個微小的隆起而已。

    這幾年的折磨讓她眼神越加怯弱,之前是年紀小沒有力氣掙脫逃走,現在也沒有力氣逃走,但是是飢餓導致的。   

    幾年過去,這個可憐的男人依然沒有工作,連生活起居都要年邁的母親照顧,可見他並沒有多好的食物提供給少女。

    有一次,少女問男人,為什麼是她?為什麼不是別人,為什麼是她要來承受這樣的痛苦?男人用很淡然的神情回應她,眼神有著一種無以名狀的痴戀,原來之前男人早已遇過她,在一家餐廳裡,少女在享用一塊美味的蛋糕,沒想到這樣天真無邪的神情落入男人眼裡,讓他起了邪念。

   男人在綁架她之前,並非臨時起意,更不是全無準備,他甚至用了三個月的時間,在自己院子裡挖出了一個秘密地下室。

   之後,就是等著那位小女孩一步步地踩入他的圈套。

   是不是,很變態?

   但是更變態的還在後面,其實現實中,外界對男人是否有與少女發生性關係,並沒有一個確切的說法。

   貓說剛開始還太天真,跟朋友說,男人只是把少女當作洋娃娃,並沒有慾念,朋友用很鄙視的眼神看我,“屁!”

   後來少女得到男人的允許,開始能夠居住在樓上,也得到能夠睡在他旁邊的‘特權’,但前提是他們的雙手在睡覺的時候必須要捆綁著,有一天,男人對身旁赤裸的少女起了慾念,伸手觸摸她可憐的胸部,然後將她翻過來,狠狠地侵入了她,女孩對此是不敢忤逆的一臉慘然。

   我跟朋友對此進行過一番討論。

   男人對女孩好嗎?

   他給女孩買蛋糕慶祝她的十八歲生日,還送了她一件紅裙子,強迫她日日夜夜都要穿著。

   他給女孩佈置房間,雖然大部分女孩還是自己動手。

   女孩剛被抓的時候,問男人能不能夠給她一個睡前的吻,就好像她的媽媽一樣,男人也有照做。

   男人對女孩壞嗎?

   用旁人的眼光來說,不是壞,而是壞極了。

   就算他允許她到屋子來居住,她在屋子裡是沒有資格穿內褲的,在吃飯的時候她必須要用硬邦邦的雜誌墊在屁股底下。

   她好像女傭一般給他準備食物,只稍做錯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立刻就會被大聲辱罵。

   男人講的笑話無聊也難笑,但她因為懼怕所以一定要假裝很開心地陪著笑。

   有一次她想要自殺,卻因為極度痛苦而自救,自殺失敗之後等著她的是無止盡的拳打腳踢,她用一張張的衛生紙,記錄她被打的次數,頭部、臉頰、腹部、小腿,無一倖免,男人殘酷而冷硬的拳頭打在少女小小的身軀上,讓貓說的心也忍不住為之一缩。

   男人對她這麼壞,貓說以為少女一定恨死他了,以為那是一場少女不願再回想起的噩夢。

   但我查過相關資料,現實的少女到現在為止依然把男人的照片帶在身上。

   那是一種依賴感,經歷八年的依賴感,那個黑暗的世界裡只有這個男人能夠給她帶來片刻的光明。就算是極度痛恨,極度想要擺脫男人的暴力,但她要不就是因為害怕失敗而沒有行動,要不然就是失誤,一次又一次地,打擊著她已經垂危的情緒。斯德哥爾摩症的存在,對陽光以及鼎沸人聲的渴望,互相抵抗著。

   兩者之間如此互相矛盾,卻又能夠深刻理解,設身處地地站在她的角度去思考,任何人都沒有辦法解開這被時光纏成死扣的結。

   “如果這個男人對她哪怕少一點拳打腳踢,女孩應該不會逃走。”我假設道。

   我真的這麼認為,給女孩一件美麗的裙子就可以看見她欣喜萬分的笑容,牽著女孩散步幾分鐘就能夠讓她緊繃的神經獲得放鬆。

   如果男人把少女當成一個真正的人一般對待,我估計少女會把他當真正的神一般膜拜,少女的渴望少得很卑微也很渺小,男人卻也給不起也不想給。

   “我們這些正常人,是無法揣測變態的心理。”朋友說了一句我覺得很中肯的話。

   我打算用這句話當作結尾。

   結論:我覺得這部電影氣氛並不會過份壓抑難受,作為一部紀實電影也並不會過份商業,我覺得很值得一看,絕對不會浪費你一個多小時的時間。結局我就不在此敘述,是跟著真實故事改變的,就讓讀者們有一些期待的空間吧。

   我特地找了男人的照片,有人想看嗎?

1

2

3

 

 

 

wolfgang.jpg

   

   

   還沒關注貓說的記得要關注貓說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