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說明天要出遠門,所以確定無法更新,下次更新應該是星期一吧,跟大家說聲不好意思

   還沒關注貓說的,記得要關注我喲!

 

等沈媛完全清醒過來,已經是四天後的事情了。

 

  方若臨把她帶回家,推掉了接下來一個月所有的工作,付了大筆的違約金也不在乎,他只想要每天陪在她身邊,哪怕只是靜靜地陪著她發呆。

 

  “水,想……喝水。”她張著乾裂的嘴唇對方若臨說道。

 

  方若臨自己喝了口溫水,然後低下頭,輕輕地把嘴巴里的水用舌頭推進沈媛口中,等她緩慢地吞嚥下去之後,再也按捺不住思念的舌頭立即嘗遍她的口腔,直到耗盡呼吸,他稍停微微退開讓兩人都得以有喘息的空間,卻又控制不住再次含住她甜美的唇瓣。

 

  沈媛眼中的倦意讓他不得不壓制住繼續吻下去的激動,他只得把她按在懷中,聽著她輕淺的呼吸,聞著她身上熟悉的氣味,真正確定她又回到自己身邊了。

 

  而她用僅有的力氣回擁著他,同樣感受著他強而有力的心跳。

 

  這樣的緊緊相擁,在幾天前卻只是很卑微的奢求。

 

  方若臨低頭看著沈媛,他喉頭緊縮,有千言萬語想要傾訴卻彷彿被無形的手掐在喉嚨,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他內心不斷地重複著,如果思念是一條河,那這條河則因連夜的豪雨氾濫潰堤,一發不可收拾。

 

  再多的思念也無法託付於清淺的字眼,最後,他紅著眼眶,沉聲說道,“我多怕失去妳,怕死了。”男人滾燙的眼淚落在她纖細的鎖骨上,燙得她渾身一顫。

 

  她冰冷的手輕輕撫過男人佈滿鬍渣的下巴,“不怕不怕,有你我就不怕。”

 

  當沈媛知道方若臨為了她甚至取消掉金蝶獎主持人的工作,她忍不住皺緊眉頭,放下手中原本正在喝湯的湯勺,“金蝶獎是娛樂圈內最重要的頒獎典禮之一,哪能這麼兒戲?這樣做你就不怕那些八卦記者又在亂寫亂說話了?我今天看到這件事上熱搜了!”

 

  正在忙著給沈媛把排骨的骨頭扒掉的方若臨,頭也不抬,“那些髒水儘管往我身上潑沒關係,別濕了妳就好。”

 

  方若臨是一個很不擅長說情話的男人,冷不防冒出一口情話讓沈媛一時還沒反應過來,“什麼?”

 

  “沒事。”

 

  沈媛忽然想起,方若臨說的應該是之前微博上的事,她低下頭繼續喝著方若臨給她熬的蔬菜排骨湯,等到公雞碗見底,她才抬頭道,“我沒事,我覺得人生就好像心電圖,一帆風順的時候就是沒有心跳的時候,人生總是要有一些大風大浪,才能夠證明我是活著的,是不是?哈哈哈。”說完她還用豪邁的笑設法讓方若臨寬心。

 

  她就是這樣一個懂事到惹人心疼的女孩。

 

  所有的傷隨著時間慢慢痊癒,最慢的是右小腿骨折的地方,骨頭的傷需要仔細地照顧在未來才不會留下後患,沈媛這幾個月都是坐著輪椅上,由方若臨抱著上上下下,連如廁也不意外,第一次他抱著她如廁的時候,她的臉紅透,不停推著他的胸膛,“沒關係,我可以自己來,真的沒關係。”

 

  他穩穩地將她從輪椅抱到馬桶上,然後站直定定地看著她,“廁所濕滑,我不放心讓妳一個人待著,所以你要我幫你脫還是自己脫,嗯?”

 

  沈媛舉手搶答,“自己脫!可是你能不能轉過去?你這樣我會尿不出來!”

 

  “不行!”說完方若臨就要走過去幫沈媛脫,“你全身下去我哪裡沒看過?!”

 

  無奈之下,沈媛只好在方若臨灼熱的目光下脫掉短褲和內褲,然後戰戰兢兢地解放,水聲徐徐傳來,沈媛羞得不敢正眼看方若臨,她只想要趕快結束。

 

  方若臨遞了張衛生紙給沈媛,等她整理完,才把她抱回輪椅上,在過程中還不忘在她耳邊輕聲說道,“你連尿尿的樣子我也覺得很漂亮。”

 

  赤裸裸的一個調戲。

 

  他們相處的氣氛好像並沒有因為那血淋淋的插曲而有太多的改變,但方若臨發覺沈媛愣愣盯著一個地方發呆的時間變多了,也常常做噩夢。有時候在吃完午餐之後方若臨讓她午睡一會兒,不到十分鐘她就會尖叫驚醒,渾身冷汗,方若臨會趕緊從書房跑到她身邊,用自身的溫度給她些微安全感,她的神情才會由原本的警戒恢復正常。

 

  雖然沈媛行動不方便,但方若臨每天都會帶她去社區走走,這個豪華社區的保安做得還不錯,平日的下午路上也沒什麼人,所以他們可以享受一時成為普通人的寧靜和安逸。

 

  有一次方若臨心血來潮帶沈媛去離社區五公里遠的淡水湖邊,在那裡他們遇到了久違的八卦記者,方若臨對記者自然地笑,一邊安撫沈媛道,“別怕,我們在一起,別怕。”他一邊對記者招手,一邊輕輕地吻沈媛的後腦勺。

 

  此舉引起外界嘩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