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他們現在同居的這間房子,是方若臨親自操刀設計的,走的是簡單利落的線條感設計,因為方若臨有潔癖,所以連帶裝潢和家具,幾乎都是充滿著現代質感的全白。

 

  沈媛躺在白色的真皮沙發上,墨色的長髮順著沙發滑落到地板上,肌膚帶著頭頂燈光打下來的柔光,上面的吻痕好似櫻花朵朵,雙眸在昏黃的燈光下有點迷濛地望著方若臨,他俯下身,重新親吻著她玫瑰花瓣一般的唇瓣,慢慢地加深了這個吻。

 

  他們好久沒有做愛,他感覺到沈媛有一些緊張。

 

  沈媛抬起首配合著他的動作,一隻手解開方若臨穿著的棉褲上的繩子,手在鬆開繩子之後,卻久久沒有繼續,她的手指僵直在半空中,好像在壓抑著什麼,而正在熱絡地脫掉沈媛運動內衣的方若臨並未察覺。

 

  方若臨的手沿著她曼妙的腰線,先是輕輕地在那小巧精緻的肚臍眼上打轉,舌頭還調皮地戲弄他,調笑道,“肚臍眼也是真的。”

 

  沈媛微合雙眸,勉強擠出一句話,“肚臍……肚臍眼,哪裡有假的啊?”

 

  當方若臨準備要把手塞入她雙腿之間時,沈媛竟好像掙扎的蝦子一般猛力往後一缩,泛著淚光的杏眸開始失去焦點望著虛空,方若臨只得頓住了手上的動作,靜靜地望著她不尋常的反應。

 

  忽然沈媛開始激烈地推著他的胸膛,眼角的淚意更濃。

 

  “不要……我不要……放我走,求你放……我走……”她啞聲嚷著,竭力地往後缩著。

 

  方若臨倏地才明白過來,男女之間的親密動作貌似喚醒了她壓抑在心底良久的記憶,那些不堪回首的並沒有被遺忘,而是被深深地隱藏起來。

 

  他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懂得輕拍著她的背安撫她,不停地重複著,“不怕,我不會傷害妳的,我不會強迫妳的,我在這兒,你別怕。”他磁性且穩重的聲音起到一定程度的安撫作用,她抽泣聲漸微,但身體還是不停顫抖著。

 

  等神智恢復過來,沈媛聞著方若臨身上獨特的能夠令她感到安心的氣息,那種無助卻又恐懼的感受逐漸退去,殘留下來的是一種對未來感到迷惘的茫然。

 

  “對不起……”沈媛將額頭靠在方若臨的肩膀上,“對不起……我剛剛……”

 

  他有點生氣地打斷了她,“這種事沒有什麼好道歉的!”他低下頭,呼了口氣,“沒事,我們慢慢來,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他的手依然還在輕拍著沈媛的背,動作輕柔地宛若對待著他這個世界上最珍貴的東西。

 

  “我去給妳倒杯水吧!”等沈媛連呼吸都和緩下來,方若臨才輕聲說道,他還記得沈媛睡前要吃藥。

 

  沈媛呆愣半響,在他要起身離開沙發前忽地伸出手往方若臨微微隆起的褲襠摸去,“其實我也可以幫你……”

 

  他這次是真的震怒地拍掉她的手,雖然力氣不打,但清脆的聲音還是讓沈媛一動也不敢動,瞪大著眼睛望著方若臨。

 

  方若臨調整了一下呼吸,克制自己心底即將傾瀉出來的心疼,語重心長地對她說道,“我們是因為性而了解和結合,但我們並不是因為性而在一起,我更不是因為性而愛你。如果現在性會讓你感覺到不舒服,那我就忍,我希望你明白,對我來說並沒有比你更重要的事情,我們慢慢來,好嗎?”

 

  沈媛認為這一番話,她這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她堅定地點頭,好,我們慢慢來。

 

 

  很多時候,被強暴的受害者並不會在第一時間宣洩出極端的憂傷、悲憤或焦慮,她們大多會先站起來,拍拍一身的塵土髒污,故作堅強一段時間,但隨著時光磨掉表面堅強的傷疤,沉痛的傷口才漸漸出土。

 

  可能只是很普通地走在路上,只是一如往常地盯著繁忙街道上的車水馬龍。

 

  可能只是一段再正常不過的談話。

 

  那些乍看之下稀鬆平常的事情,都有可能觸發她們不堪回首的記憶,所以很多被強暴的受害者可能時隔許久才出來指控強姦犯,而被指責誣告或者想要錢的罪名。

 

  其實那段記憶不但難以被原諒,甚至也難以被遺忘,很多女孩都會帶著它過完自己的下半生。

 

  在那件事情之後,方若臨上網查了很多資料,也做了很多功課,為了不讓沈媛看見,他把資料隱藏在電腦硬碟的一堆檔案裡,並把文件夾命名為劇本。

 

  今天,他在書房裡讀著資料,聽見溫柔的兩下敲門聲,沈媛手上拿著一杯半滿的紅酒杯走了進來,方若臨抬眼看她,迅速地切換掉了頁面並開啟了新聞網,微挑眉,“怎麼了?”

 

  沈媛並未馬上回答,她先是把紅酒杯放在桌面上,然後輕輕坐在椅子的手把上,一隻手緊張地不停繞著自己的長發,“我們再來試一次好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