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沈媛傳遞給方若臨的小眼神雖然有點怯怯的,但很堅定。

 

  方若臨並沒有馬上答應,他喝了口紅酒,把酒杯放回桌上後,微微點頭,隨即把沈媛攔腰抱起。雖然把骨折的右腿養好這段時間她被方若臨好吃好喝地供著,也沒什麼在運動,胖了不只是一丁半點,但方若臨還是可以輕而易舉地抱起她,步伐穩定地出了書房,繞到床邊,溫柔地俯身把她置於那白色的雙人床上。

 

  休假的這段時間,沈媛無需為了演藝事業而斷食,方若臨反而喜歡她豐腴一點的模樣,看起來雖然仙氣少了一些,但軟綿綿的可愛更討人喜歡,讓他忍不住想咬一口。

 

  而他真的這麼做了,輕輕地啃咬她的下巴,留下了淺淺的齒痕,“別怕……如果害怕了,你不用顧忌我,馬上阻止我也沒關係。”

 

  她仰望著他,低聲說道,“好……我盡量。”她乖巧溫馴地倚著他的胸膛。

 

  方若臨低頭吻上了她一顫一顫的睫毛,語氣是讓沈媛的心都快化了的溫柔,“我今天不會進去,我們慢……慢……來。”他的手探進沈媛的睡衣裡面,在她毫無贅肉的小腹一寸寸地摸索著,極有分寸的吻慢慢地落在她已經泌出汗水的鼻尖,然後是嬌媚的唇峰,他的舌頭輕舔她的唇瓣,撬開了她的雙唇,與她的舌頭相互糾纏著。

 

  “嗯……”他的手指已經伸進去她的胸罩裡面,在她的胸部下圍處摸索著。

 

  等耗盡口腔裡曖昧不清的空氣,他的吻才徐徐往下蔓延,一直延伸到她形狀雅緻的鎖骨,細舔那可口的凹陷處,“可以讓我脫掉你的上衣嗎?”他輕聲詢問。

 

  沈媛點頭,雙手抬起方便他的動作,她知道方若臨特地放慢了節奏讓她有安全感,也設法用他的溫柔來降低她內心的恐懼和不安。

 

  這一切都是為了她。

 

  下一個吻,落在她的耳側,還在她的耳廓處來回徘徊,她閉上眼睛,感受著男人霸道卻又充滿柔情的動作。

 

  內衣被往上一推,他夾住了她的乳首,拇指在那逐漸變硬的頂端打轉著,那裡是沈媛最敏感的地方之一,方若臨曾經有只按摩乳首,就讓沈媛達到高潮的經驗。

 

  如他所預料的,沈媛氣息變得不穩,一副享受卻又很想要推開他的難耐模樣。

 

  “舒服嗎?”他在她耳邊用氣音問道。

 

  她點首,一邊微抬胸膛,更加方便他玩弄她的胸部。

 

  看她原本皺成一個清淺的‘川’字的眉頭慢慢平坦下來,神情也隨著情慾的舞動而放鬆,他一隻手才往下,輕撫著她小腿上細膩的肌膚。

 

  他垂下頭,舌頭繞了一圈她已經浮起微小顆粒的乳暈,隨後挑弄她突起的乳首,乳頭上沾著他的唾液,在故意調暗的燈光下反射著充滿情色意境的光,額外誘人。

 

  但方若臨還是壓下腹下翻騰的慾望,也沒有要幫自己疏解的念頭。

 

  原本撫弄她小腿的手從她纖細的腳踝慢慢地劃滑她的大腿內側,忽然,她渾身一顫,細心的方若臨立刻就感覺到了,他急忙推開,沈媛就立即彈起,整個人縮成小小的一團,龜縮在雙人床的角落,跟方若臨拉開一段距離。

 

  無法否認,方若臨被沈媛此時的動作傷到了,尤其是那望著他透露出懼怕的眼神,這讓他一時之間緩不過神來。

 

  但當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馬上去衣櫃裡隨便扯了件外套披在沈媛身上,然後坐在床緣,輕拍著她的肩頭安撫她,“沒事沒事,我們不做了,慢慢來,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剛剛已經做得很好了。”

 

  她的眼神在他的安撫中漸漸鬆懈,她晃了幾下腦袋,想要甩開剛剛忽然竄進腦海裡的影像,但在被強暴的時候男人侮辱的聲音夾帶著習慣抽菸的口臭,那種感覺在慾望襲上來的時候,總會伴隨而來,噁心地讓人窒息,是怎麼甩都難以擺脫的。

 

  沈媛也知道她剛才的動作傷到了男人,卻只能可憐兮兮地伸出手抓住男人的手腕,卻不敢看他。

 

  他的聲音溫暖依舊,將她攬入懷中,聽著她規律的呼吸道,“不著急,做愛也只不過是為了讓妳我舒服,如果會讓妳不舒服的話,又何必做呢?累嗎?要不要睡一會兒?”

 

  方若臨感覺沈媛輕輕點了一下頭,就幫她把原本鋪整齊的被單拉開,將女友好好地裝進去,輕吻她的額頭,“那妳好好睡,我先去忙了。”

 

  之後幾天,沈媛都表現得很平靜,臉上也看不出任何異樣。

 

  有一天晚上,方若臨看劇本看得有點晚,所以隔天睡到中午才起床,他起床的時候沒瞧見沈媛的身影覺得很反常還有點慌張,仔細一聽卻聽見廚房傳來一些響動的聲音,知道有人在廚房裡忙活,才放鬆下來。

 

  他走到廚房,看見一道清麗的身影正拿著湯勺攪動著散發出裊裊熱氣的白粥,那道背影對他而言,卻有些陌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