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著又打了一章,想問問大家覺得我的文筆看起來會不會很幼稚?

   還是要不要留言猜我幾歲?猜中的話我選最前面三個可以得到一份神秘又特別的小禮物 (其實我已經忘記我有沒有提過我幾歲這件事了

 

聽見方若臨走近的腳步聲,沈媛轉頭對他所在的方向開口道,“快好了,很快就可以吃了。”手上依然在忙碌著,俏皮的髮絲隨著她的動作充滿活力地跳動著。

 

  他倚靠著廚房外一個L型的吧台邊,輕聲問道,“這頭髮是你自己剪的嗎?”

 

  沈媛一邊小心地將粥盛到碗裡,一邊回應方若臨的問題,“是啊!”她將鍋子放進洗碗機裡,回頭甜笑著望他,“你覺得不好看嗎?”

 

  沈媛今天莫名地剪掉她一頭墨色的直長發,現在短髮齊肩,多了一些學生氣,看起來更加俏皮年輕,雖然說不管是短髮還是長髮的沈媛他都很愛,但只是目前來說短髮的沈媛方若臨看得不是很習慣。

 

  “很好看。”方若臨幫忙佈置餐具,順口好奇地問,“你無論什麼樣子對我來說都好看,可是……為什麼你突然要剪短頭髮?”

 

  沈媛把碗放在餐桌上,坐了下來,“沒什麼,只是覺得今年的夏天很熱,剪短頭髮比較涼爽罷了。”

 

  吃完午餐之後,沈媛就開始動手打掃家裡,雖然家裡已經乾淨得幾乎一塵不染,但方若臨知道,一旦沈媛心緒雜亂開始胡思亂想,她就會開始打掃,所以也就任由她,自己則跑去書房裡繼續看劇本。

 

  他自從沈媛出事之後,就沒有再接過戲了,想要留在家裡陪她確實是最大的原因,但另外的原因則是他也很多年沒有休息了,反正這幾年賺的錢也夠他們兩人花上一陣子,所以這次他原本的打算是休息到隔年再看看有沒有好的劇本。

 

  沒想到昨天新晉導演陳念就給他發了個劇本讓他很感興趣,讓他看到不捨得睡,腦子裡一直不斷地揣摩著角色,甚至連吃完晚餐後還躺在床上打算要接著看。

 

  此時剛洗完衣服的沈媛走進來,躺在他旁邊,一隻手掛在他的手臂上,抬頭望著他精緻的側面。她帶著一股洗衣液特有的橘子清香,甜甜的讓方若臨忍不住扭頭親了她白皙的臉頰一口,視線又重新回到iPad上。

 

  “我們之間不該有秘密。”她說完低頭埋入他懷裡,只留了個後腦勺給方若臨。

 

  其實方若臨從她進來開始,思緒就已經不在劇本上了,只是他在等沈媛開口告訴他,不想給她壓力。

 

  他鎖上iPad的屏幕,“嗯……”他以手指當作梳子,輕輕地梳順她因為勞動而略顯凌亂的短髮,依然很有耐心且毫無催促之意。

 

  “我剪短頭髮是因為昨晚我做了一個夢。”她的聲音因為她把臉壓在他懷裡,所以聲音聽起來有點悶,“我夢到那天的場景,我夢到……”她合上眼睛,費了好大的勁兒才讓自己不顫抖地把話說明白,“那……那天那個混蛋說我的頭髮好看,所以我就剪掉它……”

 

  方若臨瞬間明白過來之餘,從心底蔓延開來巨大的疼痛幾近將他淹沒,但他依然面色淡然,只有指尖細微的顫抖透漏出他此刻的心情,更痛苦的人是她。

 

  他不知道要怎麼替她分擔疼痛,所以只能陪伴。

 

  想著想著,他把iPad放在床頭櫃上,一整個晚上沒再打開。

 

  雖然他真心喜愛這個劇本,也很想要這個角色,但現在對他而言沒有任何事比起沈媛來得重要。

 

  他給那位導演發了郵件,堅定地拒絕了他的邀約,他沒想到這個導演過幾天竟然找上門來。

 

  當時方若臨在運動室裡健身,所以開門的人是沈媛,她打開門看著眼前這位個子矮小,留著一頭非主流長卷髪的年輕人時微微一愣,還在思考是不是要即刻把門關上就被小個子卻身手靈活的他給鑽了進來。

 

  “嘿,我看過你演的‘禁女色’,演得真好,我覺得妳是年輕世代古裝扮相最漂亮的女演員了!”他把人字拖脫在玄關,自顧自地走了進來。

 

  沈媛急忙回過神來,叫道,“喂……你是誰?你有沒有禮貌這麼走進別人家裡?”

 

  那男人雖然扮相是有點奇怪,他有著淺褐色看起來並非黃種人的肌膚顏色,五官深邃,背著一個破破爛爛的軍綠色包包,穿著一件泛黃的白色背心和遍布污跡的白色長褲,個人造型每一個配件單獨看起來很奇怪,配在一起整體看起來卻又更奇怪了。

 

  但他單純清澈的眼神和興衝衝的表情,卻又不像是個壞人。

 

  沈媛只能肯定,一定是玩藝術的才會把自己搞成這個模樣。

 

  方若臨聽見外面的動靜,稍微擦了一下身上的汗水,就這樣赤裸著上身走出運動室,正好看見站在客廳裡四處觀望的奇怪年輕人和一臉茫然的沈媛。

 

  他皺眉,“你是……陳念?”

 

  瞧見方若臨,年輕人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樣,狂奔著來到方若臨面前,“對對對對……我是陳念,我是冒著生命危險來找你演戲的陳念。”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