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念沒有回答方若臨的問題,他幾個大步伐走近,繞著方若臨打量道,“嗯……我覺得你練得這麼精壯有點不太合適,這個角色希望可以瘦一點,不要有腹肌不要有手臂線條,我也覺得你可能還要再曬黑一點,這樣看起來會更像。”

 

  方若臨記得自己在亞洲影展的時候見過他,網絡上都稱他為新生代最搞怪卻最有潛力的導演,永遠神秘兮兮的樣子,讓人無法摸透他下一步動作卻往往能夠讓人大吃一驚。

 

  但他率先想到了一個問題,“你是怎麼進來的?”這一個社區處於依山傍水的高價地段,環境清幽高雅,住的都是城中名人,所以保安系統異常森嚴。

 

  陳念把背包往前面的桌子一擺,拉開拉鍊露出裡面印著降落傘公司logo的紡織材料,“坐直升機跳下來的啊,剛嚇死俺了,差點掉進湖里。”

 

  方若臨克制住想要撫額的動作,接過沈媛遞給他的短袖上衣,利索地穿在身上後對著陳念說,“我記得我在幾天前已經很明確地拒絕你了,你沒收到我的郵件嗎?”

 

  “有!”陳念很大聲地承認,他頓了頓,問道,“你不喜歡這個劇本嗎?”

 

  方若臨有點無奈,“喜歡是喜歡,但我有些私事沒有辦法接戲,真的很抱歉。”他走到沙發上坐下來,沈媛坐在他旁邊,眼神透露出好奇,安靜地聽著他們的對話,方若臨看了看沈媛又繼續說道,“但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你的作品,如果不介意就留在這兒用完晚餐,我晚點再開車送你回市區。”

 

  陳念這人果然如傳聞所說,不怎麼著調,他彷彿沒聽見方若臨說話似的,自顧自地從背包裡面抽出一份文件,“這個劇本我覺得你是最適合的人,這個世界上找不到另外一個更適合的人了,這劇本我寫了四天四夜,我可以保證你一定可以憑這部電影角逐影帝的獎項。”

 

  其實這些話換個人來講,聽起來更像是吹捧或者是拍馬屁,但從陳念的嘴巴里說出來,卻是特別地誠懇,讓方若臨發出一聲嘆息,無可奈何地瞪了他一眼,“我說我不能演,請你現在馬上離開我家。”

 

  “為什麼?”陳念和沈媛兩個人異口同聲說道,一個瞪大著眼睛一臉認真,一個則是看熱鬧不怕事大。

 

  方若臨扯著陳念鬆鬆垮垮的背心,把他推了出去,“我有私事要處理。”

 

  沈媛也跟著一起走到玄關,覺得陳念這人有趣得很,忍不住幫腔道,“你有什麼私事是我不知道的嗎?”

 

  陳念奮力擋住方若臨欲關上的門,“吼,你壞壞,做了你女朋友不知道的私事,吼!”

 

  方若臨回頭看沈媛,一個不留神又讓陳念鑽了進來,那人從背包裡面掏出一條皮帶,將自己的手腕和立在一旁的金屬書櫃緊緊系在一起,好像座小山一樣蹲在地板上,一副共存亡的模樣,他無奈地嘆了一口氣,“我說我這段時間要陪你的,這部電影要去一些窮山惡水的地方拍攝,一去就是半年。”

 

  沈媛一隻手撥弄著她後腦勺亂翹的髪尾,“你很喜歡這個劇本不是嗎?”

 

  有一些小情話不方便在外人面前說,方若臨拉著沈媛走進旁邊的廚房,不忘關上門,“我不想離開你這麼久。”

 

  沈媛雙手放在他肩頭上,與他定定相望著,“我不是說好我們要慢慢來?”她唇瓣輕輕碰了一下方若臨的下巴,“我們要慢慢來,也必須要繼續生活,這部劇本你這麼喜歡,錯過真的很可惜,我也在尋找我的下一步應該要怎麼走,你應該也一樣,不要為了我停下來。”

 

  方若臨伸手撥亂沈媛的頭髮,垂眸望著她平靜的神情,一雙秀眉如畫,嘴唇上綴著櫻花般的淡粉,語氣堅定而緩和,這樣的女孩永遠都讓他難掩激動。

 

  終於,他低下頭狂亂地吻了上去,單手將她抱到乾燥的流理台上,她揚起頭顱,任由他的吻隨著她纖細的頸項曲線悄然往下。

 

  不過兩人也沒忘記廚房外面還有一顆巨大的電燈泡等著處理,所以也僅僅是方若臨疼惜地親吻這個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才能夠好好珍惜的女人。

 

  沈媛被他的吻弄得滿臉潮紅,嫩白的臉頰上染著羞澀的紅粉,喘著氣好一會兒都沒有緩過勁兒來,方若臨只好讓她獨自留在廚房,自己則率先出去了。

 

  “有可愛又嬌滴滴的女朋友真好。”一踏出廚房,就看見陳念盤腿坐在地上,一臉好奇地往廚房內張望。

 

  方若臨拎起陳念帶來的文件,“我答應你。”

 

  “真的?!”陳念欣喜若狂地蹦跳起來,急忙解開手上的皮帶,竄到方若臨面前,“早就知道漂亮小姐姐是你的死穴,今天果然來得很值得了!價錢我們都可以商量,還有什麼條件儘管提,其實其他的演員我都還沒想到,唯獨只想到你,不過沒了你,我覺得其他的人對我來說也沒什麼意義。”

 

  方若臨笑了一下,卻有點咬牙切齒的味道,“真的承蒙您的厚愛。”坐在沙發上,開始把那天沒看完的劇本重新過目了一遍,這一次看得比上一次更仔細更緩慢。

 

  等他把劇本翻完,沈媛已經把晚餐煮好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