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小就是一個沒什麼自信的

       臉不行、腰有點粗、脖子有勁紋、髮質不好、聲音也不好聽,連手指上比別的女孩多的皺折也是被自己不斷地嫌棄著的。

      成長對我來說,是苦澀又艱難,懵懂又感慨,到現在的能自信大笑,用笑聲鋪墊我所說的每一句話,或者是別人說的每一句話。

      我總覺得笑,可以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笑的溫度可以感染每一個人。

      我離題了。

 

  我只想說,我從來都不想要傷害任何人。

  我今天要說的其實是我2017年約過五個男生,目的是上床,我都會挑選過,聊一段時間再約出來,真正上過床的只有三個,另外兩個我還沒脫光就覺得沒feel。

  其中一個上床的是我的班上同學,我大學的好朋友,但出乎意外的,他卻是最爛的一個。我原本以為跟認識的人做,至少很安全。

  在2017年的最後一天,我們大學班聚,在結束之後,女孩忐忑地湊到我耳邊說,輕聲說道“佩君,我們聊聊好嗎?”

   她真的是一個傻女孩,如果我男友在跟我曖昧時期跟我的好朋友上床,我一定踢他雞雞,然後用高跟鞋使勁踩,踩到失去它原有功能為止。(笑

“你知道我不喜歡參加這種活動,我怕你覺得愧疚,所以我還是來了。”

  聽著她溫柔的聲音,我摸摸她的頭,道歉著。

  可能不是我的錯。

   但確切是我的疏忽,我不小心把這件事告訴她;明明當時男生在跟我上床時臉色有異,我卻沒有繼續追究下去;最後一頓跟男生吃的飯他眼神也怪怪的,但我還是信他是我的好朋友,一點質疑也不提。

   才造成女孩傷心的結果。

     故事的發生,其實很簡單,就是男生跟我上床不久之後他跟女孩在一起。

     

  我好想知道為什麼,就抱著考研究所都沒有這麼追根究底的精神去追問我的朋友們。

  我問我的雙性戀好朋友華和他的女朋友,他們回我就渣渣渣渣渣,男生一時的衝動不會不斷地說謊。

  我問我最近陷入熱戀的好朋友小秋,她給了我一個眼神,嘆說你朋友真的是脾氣有夠好,就渣男啊,不予置評。

  我問我還是單身的好朋友小旋,她說我不知道,但我反正不會跟這樣的男生在一起。

 

  我陪著女孩從餐廳走回火車站,雖然女孩說不用,但我覺得我應該的。

  因為我貪圖一時的快樂和刺激,去造成另一個女孩的難受,我應該的。

  今年用遺憾兩個字來貫徹整個跨年的行程,我今年去十鼓文化村跨年,聽著規律的鼓聲,我的思緒在節奏間飄遠又返還,跟男生跑活動多年的回憶,那些笑聲和深夜暢談,一幕一幕浮現又離開。

  自從離開家裡到外面獨自生活,朋友對我來說變得很重要,每一段感情我都好好珍惜,還望不負任何人。

 

    但我不負任何人,就真的對得起自己的心嗎?我忍不住質疑。

    最後我選擇在女孩面前刪除男生的IG和FB,只為女孩那一句“我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能來台南見你,我才不會難過”,我又發了封line給男生,希望互相封鎖,請他務必對得起這段感情。

    真的很希望我現在這種處理方式能對每個人都好。

    經過這件事,我得到了幾個刻骨銘心的教訓:

 

    1.我不會再約炮,因為我不知道我跟這個男孩做愛時,是不是有女孩因此在傷心 (我今年約5個有2個被我發現有女朋友)

    2.男女之間純友誼這種東西,別提也別碰更別相信

    3.我不會再跟朋友上床,失去朋友的感受很難受

 

      2018年來了,希望今年大家會更好。

 

        該買個按摩棒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