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對不起讓大家久等了,終於完結了,明天開新坑

 

我伸出舌頭,跟他靜靜地吻著。

 

  耳邊只有他的喘氣聲,與意亂情迷的舌頭交纏傳來的唾液聲。

 

  我將手放在他的熾熱上,他那裡已經是一片黏糊糊,“你想要再來一次嗎?”我微微退開,笑著問他。

 

  他摸摸我的耳垂,然後順著輪廓的弧線劃到我的下巴,輕輕地撓著,“幫我好不好?”

 

  我微微低下頭,聞著那熾熱傳來舒服的薰衣草香,爽快地答應了。

 

  這是我第一次幫男生口交,我前男友的那裡有股淡淡的腥味,其實也不是尿騷味或什麼惡臭的味道,但我就是不喜歡,我更討厭的是他在舒爽之後猛地抽出一點預兆都沒有的顏射,他腥臭的精液味道會卡在我頭髮上伴隨著我直到我回家。

 

  我輕輕地含住那粉紅色的頂端,深深吸允了幾口之後,順著那熾熱上的青筋細舔,還含住了他兩個柔軟的囊袋,珍惜地親吻著,還學著AV女優那樣抬頭望他,嬌媚地對他笑之後,舌尖在他的頂端打轉,仿佛正吃著美味的冰棒,手指則在他敏感的會陰愛撫著,還調皮地惦了惦他的囊袋。

 

  他舒服地閉上眼睛,手輕撫著我的髪,溫柔地將我落在臉頰邊的細軟髪勾至我耳邊,鼓勵我道,“太舒服了,幫我吸入深一些。”說完,他拍拍我的屁股,手指在我的股溝處打轉。

 

  我感覺他的堅硬隨著我的吸允變得越來越火熱,青筋勃發,他忽然推開我,低吟幾聲之後,將精液射在自己的手掌上。

 

  我有點困惑地抬起頭,“為什麼要推開我?”

 

  他用衛生紙擦擦手中的精液,溫柔的眸光投在我身上,“肌膚和頭髮沾到這個不容易處理,總不能為了一時的爽快給你添麻煩。”

 

  高潮了幾次,我已經渾身疲乏,他讓我先去睡,說公司忽然有時要處理。

 

  我裸著身體躺在純白的雙人床上,身上罩著同樣顏色的羊毛毯,看著坐在灰色沙發上他認真處理公事的臉,酒店的落地窗倒映著他盯著macbook專注的身影,我望著那道俊朗的身影,迷迷糊糊地合上了眼睛。

 

  隔天大清早,我又在情慾之中蘇醒,頑皮的手指在兩腿之間穿梭著,調弄著我還沒完全醒來的陰核。我傻愣愣地望著他,得到他一個濕淋淋的吻,清晨的他髮絲凌亂,眼神卻異常清醒,鬍渣微刺,刺得我暈乎乎的不想醒來。

 

  他很快就恢復赤裸,但他猛力地將他的巨大埋入,我忍不住呻吟著,下面濕一片,他用力的起伏傳來的扑哧聲音讓我羞恥又興奮,輕輕咬住了他的耳垂,舔著他的耳後,他的手也揉弄著我挺立的乳首,拇指不停地轉著,我雙腿興奮地夾住了他勁瘦的腰。

 

  我感覺身下的律動越來越快,晶瑩的汗順著他的下巴落在我身上,我癡迷地看著他帥氣的輪廓,在情慾的浪潮裡浮起又沉沒,最後他咬著唇,達到高潮了。

 

  我胸部不停起伏著,喘著粗氣,而他靠在我身上,抵著我,共享著彼此的溫度,還在眷戀著高潮時滅頂的歡愉。

 

  如果每天都這樣在一個帥哥身下蘇醒,然後每一天早來這樣一場刺激又驚心動魄的運動,我覺得我應該很快就精盡人亡,陽氣都被這個妖怪吸乾淨。

 

  我累得動不了,他就替我穿上衣服,我只需要偶爾抬抬手,或者是移動一下酸疼的腿,好像一個芭比娃娃一樣任他擺佈,他很熟練地幫我整理好短裙,還細心地撫平上面的皺褶。

 

  “希望這昨晚和今早給你的是美好的感覺。”我臨出門前,他在我身後說道。

 

  我點點頭,吻落在他下巴上,“希望你也是。”

 

 我知道 再見什麼的就不用說了,我跟他都是成年人了,昨晚那場也不過是揮霍青春的一個晚上,終會模糊也終會淡去。

 

  我深知夜店裡的人來來往往,其實也只不過是找個伴,忘掉白天的煩惱。

 

  不過自此之後我沒有再跟陌生人上床,因為我知道我不會再遇到比他更好的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