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這篇文西斯點較低,但我主要想敘述的是情感的部分,來期待下一篇文《演員》吧,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直到廁所裡的低語聲停止,我才又閉上眼睛,假裝沉睡,之後又迷糊地睡著了。

 

  一直睡到中午,我才在方卿的吻中醒來,濕濕黏黏的,舌頭還鑽了進來,挑逗著我的舌頭,我意識模糊地看他一眼,雙手慢慢地環住了他的脖子,跟他不停交換著唾液,他的手鑽進了被子,在我的乳頭上打轉,另一隻手還輕輕地摳著我的乳暈,直到乳首挺立,我感覺到下體微微變得濕潤,急忙抓住他使壞的手,“別!我從昨天到現在都還沒洗澡呢!臟死了,我要先洗澡啦!”

 

  他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身體一半的重量覆蓋在我身上,笑著說道,“但我今天發現了一件事情。”

 

  我兩隻手抓住他調皮的雙手,問道,“什麼?”

 

  他在我臉頰親了一口,“原來……美女不洗澡,身體也會是香香的。”

 

  “少來!”我笑著怒罵了一聲,終於掙脫他,徑自走去浴室,我表面看起來很平靜,卻再一次被他的甜言蜜語所影響了。

 

  他真的覺得我漂亮嗎?又或者是,這還是他慣用的哄女生的伎倆?

 

  約炮界裡有個不敗的定律,只要是女生,在男生眼中就是60分起跳,臉、胸部、腿、身材,甚至是性格,對男生來說,都只是加分的,只要身份證的性別欄寫的是女,很少女生會被拒絕,我想,方卿也是這樣想的,對吧?

 

  我打開花灑,任由溫水灑滿我全身,此時,我的神智又更加清醒了一些。

 

  不過我管方卿是怎麼想的,我想,我們該結束了。


 

  今天的行程我提議去波上宮,天氣熱得要命,萬里無雲,天空蔚藍得彷彿可以透出水來一般,我跟他牽著手,在安靜的街道上走著,我負責找話題,他負責應答和微笑,各司其職也讓我們旅途上充滿著歡聲笑語。

 

  好不容易走到波上宮,我趁他去幫我買可樂的時候,買了三道愛情符,小心翼翼地放在外套的口袋裡。我坐在凳子上等他的時候,接到一通line,是子姍打來的,她在電話的另一邊興致勃勃地跟我說方卿去日本工作給她買了泡盛酒,問我明晚要不要一起去我們的共同朋友家聚聚,一起喝酒聊天。

 

  我拒絕了,說明天有工作沒辦法過去,我也在日本給她買了愛情符,下個星期再帶給她。

 

  她以為這次我是跟國中朋友去的沖繩,不疑有他地說好,然後掛了電話。這時候方卿剛好回來了,問我道,“在跟誰通電話呢?”

  我故意回答,“跟子姍呢,她約我明天晚上喝酒去。”如我意料,我順利地瞧見了方卿尷尬迴避的眼神,我心裡得意地笑了一下,那種惡意我明知道不對,卻沒有辦法去控制,想要親手撕裂這一切假象的慾望需要我極力去壓制 ,才能夠舒緩。

 

  方卿之後提議去居酒屋喝酒,不知道為什麼下了決心之後,我整個人就放鬆了,身心靈陷入極大的歡愉之中,多喝了幾杯酒,整個人有點懵,他無奈地看著我一杯接著一杯,也無奈地接受我已經醉倒的事實,我印象中是他攙扶我回家,後來發生了什麼事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起床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早上,他躺在我身邊用筆電看著股票,看見我醒了,伸手過來摸摸我的頭說,“醒來就去梳洗一下吧!還有四個小時我們就要離開了,待會兒可以先去吃點東西。”

 

  他傾過頭來想吻我,卻被我迴避過去了,我回他說好,下了床才發現我身上穿著的是乾淨的浴袍,想必昨晚是他幫我收拾乾淨。

 

  我洗完澡並且打扮完畢之後,從外套裡拿出了愛情符,走到他身邊,他伸手想要攬住我,卻再次被我躲開了,他終於露出了困惑的眼神。我將愛情符放在他手心裡,說,“我知道你跟子姍的事情了……噓……”我見他彷彿正要說些什麼,制止了他,“不要解釋,我不想听解釋,讓我繼續說好嗎?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知道我很喜歡你,失去你我會難過一段時間,但我比子姍更獨立更堅強,所以離開的應該是我。我給你求了愛情符,也會給子姍一個,我祝你們幸福,各自去機場吧!再見。”

 

  說完,我也沒想聽任何話,就消失在他面前。

 

  如同他消失在我面前一樣。

 

  後來子姍和方卿結婚,這件事情成為我心中一個難以忘懷的秘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