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這時一個醉醺醺的男人破門而入,楊怡兒看清楚來人之後,失控地崩潰大哭,“你走!你滾,你給我滾!快點走!”

 

  這時,男人瞥了情緒失控的女人一眼,身體雖然搖搖晃晃,卻二話不說一拳頭往胖員外臉上揮,胖員外何時受過這樣的羞辱,怒意橫生,也回敬男人一拳,兩人一時間扭打在了一塊兒。

 

  精緻的紅木茶几被掀翻,名貴的古董花瓶碎了一地,伴隨著女人的抽泣聲,引來不少人的注目,卻沒有人敢進來將兩人拉開,深怕自己被牽扯進這風波裡,男人畢竟較為年輕,體格也比較好,一直都是佔上風的,胖員外被打得這裡青一塊那裡紅一片,終於還是求饒了,“唐彥!你有話好說!幹嘛直接上來就打人呢?你這青竹樓打開門做生意,本官也是拿著真銀子來這裡喝花酒,還要挨你一頓打,我絕不就此算數!”

 

  男人俊美的臉抬起,指了指楊怡兒,“你灌了她什麼東西你自己心知肚明,那玩意兒會死人的!你還把她綁成這樣簡直就是破壞了我們的規矩!來人!送陳員外!”

 

  胖員外沒想到男人竟然沒把他員外的身份放在眼裡,氣得吹鬍子瞪眼睛,一甩袖子憤然離去。

 

  男人脫下自己的外衣,覆在女人身上,伸出手指輕輕拭去她眼角的淚水,柔聲安慰道,“別哭,你一哭我就會心疼,別哭,沒事了,有我在。”

 

  他這句話非但沒有止住楊怡兒的眼淚,反而讓她的眼淚落得更兇了,“我不想你看見我現在這個模樣。”楊怡兒一邊掙扎著,哭著說道,“我最不想給你看到我接客的樣子。”

 

  男人抱著她,不讓她再掙扎,避免那些鋒利的細繩繼續弄傷她柔嫩的肌膚,讓她的頭靠著她的肩膀,聽他堅定而穩重的心跳,人也慢慢安靜下來,等她稍微平靜,他才開始緩緩地幫她解開纏身的繩索,先解開四肢上的,然後是身體上的,最後是敏感處的,當唐彥取下卡在楊怡兒下身的身子時,楊怡兒忍不住痛苦地輕吟一聲,難受得手指都卷了起來,緊緊地掐著掌心。

 

  唐彥將她抱起來,放在旁邊的紫檀木架子床上,剛作勢要離開,就被扯住了褲腳,“別走,我……我好難受……”

 

  唐彥落下一個吻在她宛若上等絲綢般的柔滑秀髮,在她耳邊說道,“乖,我請院內的大夫來給你看看,很快就會回來了。”

 

  她用力地搖頭,神智依然不清楚,“不……我不要……”她抓住唐彥的手,放在自己的胸部上,“你摸摸,你幫我摸摸就好,不要別人,我求求你。”

 

  唐彥看著夢寐以求的女體,長出了一口氣,卻還是別開了眼,低喚她的名,“怡兒……”很多複雜的情緒一擁而上,酒意讓他也紅了眼眶。

 

  她悲傷欲絕地仰視著唐彥,“是不是……是不是因為我太髒了?是不是因為我自幼就賣入青樓所以我不配?是不是因為這樣我這污濁的身體不能夠……”

 

  唐彥終於控制不住地俯身吻住了她的唇,品嚐到他渴望很久的芳香,不容許她自己作賤自己,“我從來都沒有這麼想過,我只是想跟你說,我跟他們不一樣,跟那些不把你當一回事的男人不一樣,一直以來,我都把你當做我的寶。”他撫摸上她的胸,手指玩弄著她的頂端,繞著圈子,時不時拉扯著已經變硬的尖端。

 

  另一隻手則愛撫著她底下綻放且濕潤的花苞,並沒有急著侵入,而是在她的穴口處徘徊,等到她湧出的蜜液已經沾濕了床褥,他的中指才慢慢插入,一進一出地開始擴張她的穴道,他甚至俯下身,舔舐她腫脹的花蕊,聽到她難耐的呻吟聲。

 

  春藥導致她體內情潮不住地翻騰著,讓她忍不住曲腳,毫不羞恥地抬起身體,渴望著唐彥可以給她更多,甚至按著唐彥的頭,讓他可以更貼近自己。

 

  唐彥探出濕滑的舌頭,開始侵入她滑膩的穴道,不停地來回翻騰著,挑弄著她的情慾,一隻手還觸碰她身後的菊花,不斷地在那敏感的地方打轉,惹來她動聽的嬌喘聲。

 

  忽然,唐彥感覺到那穴道一陣急促的緊縮,她的雙腿顫抖了一會兒,低吟聲暫停,替代的是她情潮過後的喘息聲,突然而來的高潮讓她的目光彷彿蒙著一層薄霧,茫然地望著他,兩頰飛上紅粉的顏色,非常誘人,他再也受不了地脫下自己的長褲,掏出分身,稍微頂弄幾下穴口之後就一入到底,用三淺一深的節奏跟他愛了十年的女人交纏著。

 

  這個男人,她不需要獻媚,不需要奉承,不需要刻意花費力氣去討好,她也不需要使用她苦學多年的媚術去迎合他。

 

  這麼多年來,她也才知道原來兩個相愛的人的結合,是由身到心統統被填滿的滿足,而並非空虛到覺得天地晦暗,更不是為了銀子而達成的交易。

 

  “我愛你。”唐彥抱住她,借著酒意在她耳邊說道,不停不停地重複著,差點將自己的真心拿出來放在楊怡兒面前,“我愛你……我愛你……不管你是誰,也不管我是誰,唐彥愛楊怡兒。”

 

  他的腰用力地起伏著,那令人迷醉的感受從他的熾熱,傳至他的每一處,等到再一次楊怡兒達到了高潮,他傾下身,將楊怡兒抱了起來,兩人呈面對面的姿勢,有力的雙臂抬起楊怡兒又放下,而楊怡兒則虛弱地抱住她,呻吟的聲音慢慢變得嘶啞,下體承受著唐彥的熱柱,她扶著唐彥雙臂,湊近唐彥,雙唇相疊,彼此交換著晶瑩的唾液,她還伸出舌頭,在唐彥口腔裡探索著,奪取著他嘴裡醉人的酒香,隨手她的舌頭與唐彥的舌頭交纏,鼻息裡都是彼此的氣味。

 

  終於,在幾次激烈的抽插之後,唐彥將自己釋放於她體內。

 

  狂烈性愛之後的兩人早已精疲力盡,唐彥想將自己的下身從楊怡兒體內抽出來,卻被她夾緊雙腿,拒絕了,“再多一會兒吧,讓我感覺一下你。”她給唐彥一抹微笑,手指輕撓著唐彥的喉結,不一會兒,楊怡兒感覺體內的熱柱又再次復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