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從搬家之後,都沒睡過好覺!”

 

  凱琳風風火火地踏入系學會辦公室,一邊大聲地嚷嚷,原本各自在忙碌的系學會成員抬頭看了她一眼,我合上課本,開口問道,“又是你樓下的房客?”

 

  她將書包扔在我桌上,一躍坐在我前方的桌子上,“對啊,昨晚那對夫妻在吵架,請管理員過去關心,他們又說不是他們,你說還會是誰呢?”

 

  我疑惑地問她,“你沒試過自己去找他們談談嗎?”

 

  凱琳撓撓頭,從書包裡拿出了手機,“還是別了,這樣多尷尬啊!而且我聽他們吵架的聲音,真的很激烈,好像要打起來一樣。”

 

  “有沒有可能不是他們,而是另有其‘人’?”胡天明壞心眼地笑著說道,“你肯定聲音是人發出來的嗎?”

 

  凱琳飛了一本課本過去,怒道,“就叫你別說那些東西,我最怕那些東西了!”

 

  胡天命用手臂擋住了凱琳的攻擊,“說一下而已,又未必是真的。”他看了我一眼,又繼續說道,“凡米膽子不是挺大的嗎?就讓她陪你去啊!”

 

  聽了,凱琳轉頭,用帶著期望的眼神看著我,我也剛好把今天午夜要交的報告寫完了,便答應了。

 

  

  凱琳租的是一棟電梯大廈裡的小套房,凱琳很喜歡它簡潔利落的裝潢,房間的一切都是乾淨的純白與沉穩的深褐色相疊出來的,看得出來房東是一個很有品味的人。

 

  “你先坐一會兒,我去給你泡奶茶。”她說完,就拐進了廁所旁邊小小的茶水間,我坐在沙發上,從這個角度只能依稀看見她的背影。

 

  凱琳是個愛乾淨的女孩,房間裡的所有東西都各就各位,擺放整齊,顯得空間很寬敞。

 

  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進來就覺得空間很擁擠。

 

  就好像有人在旁邊,不停地推著我,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

 

  我望著凱琳忙碌著的背影,一邊分神想要聽聽看有沒有樓下鄰居的聲音,忽然,我的余光閃過一個無以名狀的黑影,我馬上扭頭目光移轉,發現左手邊有一面壁掛的立鏡,我起身湊過去,那面光潔的鏡子立刻映照出我微微蒼白的臉,逐漸放大,逐漸清晰。

 

  是我剛剛看錯了嗎?

 

  “奶茶泡好了,誒……啊!!!”

 

  伴隨著凱琳犀利的尖叫,玻璃馬克杯摔在地上,我也被她嚇了一跳,神經也緊繃了起來,“怎麼了?怎麼了?”

 

  凱琳的臉色慘白,她彎下身慌裡慌張地撿了幾塊馬克杯的碎片,我走過去幫她,“凱琳,怎麼了?你家裡有沒有掃把,我來幫你掃?”

 

  她猛地扔掉手中的碎片,甩頭牽了我就走,離開她的套房,離開那棟老舊的大樓,她才鬆了一口氣,沉聲道,“我剛剛看見……看見一個女人,站在你背後,臉朝著你,眼睛卻瞪著我,全身都是黑色的,除了那雙紅色的眼睛,我一叫,她就不見了。”

 

  我也老實地對她說,“其實我也感覺你家不太妥,我小時候有靈異體質,也因為命數的緣故,我阿嬤說我容易吸引那些東西,雖然長大後就漸漸感覺不到了,但如果怨念很強烈的話,我還是有感覺的,她……不是一般的鬼。”

 

  她頹然地坐在便利商店前的椅子上,“那我現在應該怎麼辦?”

 

  我提議,“要不然你打電話給房東問清楚是怎麼一回事?”

 

  奇怪的是,當她打電話給房東,一開始房東還和顏悅色地和她攀談幾句,但當她說到她剛在房間見到一個女人的時候,就被房東找了個藉口掛了電話,過了不久,房東才打回電話問她想要退房嗎,如果要的話他可以將租房的押金歸還沒關係,語氣有種說不清的怪異。

 

  接下來是忙碌的系會週,因凱琳不敢再回去睡覺,所以她衝忙回去拿了東西之後,現在都住我家,但她的租金只到月底,而白天我們都在忙系會的事情,所以她請我們在晚上幫忙搬家,她怕會遇上什麼事,有多叫了四個男生來幫忙,分別是小D,天明,楷修和赫赫。

 

  “我覺得是你眼花的機率比較大,或者是反射之類的。”因為電梯剛好在維修,管理員說半個小時後就會修好,所以一行人都走樓梯上去,期間身為無神論者的楷修說道。

 

  凱琳不耐煩地回應他,“那你跟我說要怎麼樣反射才會反射出一個面朝凡米眼睛瞪向我的女人來?”

 

  “也有可能是角度的問題。”天明補充道,幾個男生也附和著,表示不信。

 

  還沒走到凱琳的套房門前,我伸手止住了凱琳繼續往前的腳步,指著房門道,“你們有聽見什麼聲音嗎?”

 

  每個人都看著套房的方向,屏息靜聽,赫赫率先說道,“有嗎?沒有啊!”

 

  凱琳臉色發白了,“有,我聽見了,是我之前聽到的吵架聲,吵架聲是從我房間裡傳出來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