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想要看更多女性向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激情

想要看更多耽美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耽美

 

禁女色這部電影裡,最後敲定的演員是鄒敏儀,當聽見黎導跟他說起這個名字時,他驚訝但也不意外。

 

  鄒敏儀本來就是在日本以脫星出道的,近年來有想要回國發展的打算,禁女色是她第一部電影,她在片中飾演第一女配角,和沈媛與方若臨都有激烈的激情戲。

 

  鄒敏儀這個人該怎麼形容呢?只能說她很艷麗很妖孽,雙眉一挑,眸裡的光可勾魂,在日本是很多宅男會將她的海報張貼在牆壁上的那種宅男女神,但不只是樣子很妖孽,性格也很狂,有一次他和鄒敏儀作為亞洲的代表方在巴黎參加影展,鄒敏儀喝多了直接敲開他的門,脫得半裸躺在他床上。

 

  那時方若臨已經72小時沒睡覺,疲倦得要命,就算一個大美女半裸躺在他床上,他自認也沒有力氣繼續將她全身脫光,後來無奈之下他只好躺在她旁邊的位置,兩個人就此沉沉睡去。

 

  因為隔天是晚上的班機,兩個人一直睡到中午才起床,方若臨就這樣跟鄒敏儀睡了一個晚上,而且什麼都沒做,後來還被鄒敏儀調侃他們是睡友關係。

 

  “早知道我就滑滑Tinder,說不定還會遇到大帥哥跟我phone sex。”鄒敏儀邊將身上的衣服穿好,一邊對方若臨說道。

 

  方若臨大笑,“我昨天讓了一半的床給你了,算是對你很好了吧?”

 

  “你是第一個跟我躺在床上然後什麼都不做的男人。”鄒敏儀整理著頭髮,給了方若臨一個鄙夷的眼神。

 

  “什麼感覺?”方若臨問道。

 

  鄒敏儀出門前說道,“奇恥大辱!如果不小心被八卦雜誌拍到我昨晚跟你睡同一個房間,我發澄清文說我跟你什麼都沒做只是抱著睡覺一個晚上,我覺得三歲小朋友也不會相信,但真的就是事實!”然後猛地關上房門。

 

  方若臨繼續笑到不行,他知道鄒敏儀只是個性大咧咧的豪放派作風,本性其實不壞,他不會把開放個性的女生和她的性格為人掛鉤。

 

  不過太艷麗的女人的確不會是是他鍾意的。

 

  新聞發布會當天,鄒敏儀在後台看到他就歡喜地擺手,然後在走近的時候才說道,“嗨!睡友!”   ,方若臨伸手去敲她的額頭,因為他早上在另一個城市有通告,所以他是最晚到的人,鄒敏儀跟他打完招呼之後,就去化妝室換衣服,他環顧四周,問在旁邊整理衣服的助理道,“沈媛呢?”

 

  他指了指最角落也是最小的化妝室,門上貼了沈媛兩個字,因為她是素人,所以現在還是沒有聘請助理的,門緊緊閉著,顯得有點冷清。

 

  方若臨很快就換好要穿的古裝,戴好了唐朝風行的長髮打扮,他不太需要化妝,正準備要去找沈媛,黎導此時剛好踏進後台,就道,“沈媛第一次面對這種場合,好像有點緊張過度了,你正好去開導開導她。”

 

  方若臨點首,敲響了沈媛化妝室的門,他聽見沈媛輕輕的一聲‘進來’,就開門進去了。

 

  他踏進沈媛的化妝室時,她是面對著鏡子坐在一張凳子上,手上拿著一張小紙條在背著台詞,她跟進來的方若臨眼神在大鏡子裡對到之後,好像觸電一樣很快地就轉開了,臉頰透出了淡淡的緋紅。

 

  他走到她身後,盯著她也變成了淡粉紅色的耳朵,“不需要太擔心,不會回答的問題就讓我回答就好。”

 

  她轉過身,靠著桌子,低著頭說道,“謝謝你,我感覺我……很失敗,什麼都做不好,我一直在想是不是不適合這個圈子呢?我根本就吸引不了也適應不了聚光燈和攝影機。”她好像遇到一個終於可以吐苦水的人,一股勁兒將自己負面的想法告訴他。

 

  房間裡很安靜,跟外面的喧嘩成了強烈的對比,他看著眼前這個認真努力的女孩子,他摸摸她的頭,“可是我覺得除了你之外,沒有人比你更適合出演楊怡兒這個角色,真的。”他伸手撫過她的耳朵,輕撫著她的耳垂,“你不需要去適應他,也不需要去迎合他,他們自然而然地會追隨著你,因為你是天生的女演員。”說完,他在她的鎖骨處吻了一口。

 

  沈媛此時穿著唐代窄袖淺綠柳花裙,胸前是交領的,如一般人對唐朝的印象,胸前擠出了豐滿的乳溝,鵝黃色的肚兜微微露出來,細細的絲帶纏在頸後,沈媛試鏡的時候方若臨那時候還在拍‘嫌疑人之死’,並未參與素人篩選,所以也沒看過她試妝的樣子,此時一瞧,著實被驚艷了。

 

  如果她真的是古代的楊怡兒,他的確願意一擲千金只為跟她一夜風流。

 

  沈媛一聲嬌喃,讓原本想要就此收手的方若臨將手放在她的肚兜上,隔著肚兜揉著那印象中可愛小巧的乳首。

 

  她咬著唇,緊張地抓住他的手腕,“外面有很多人。”方若臨的確撩起了她的情慾,兩週前那個晚上的激情與瘋狂偶爾還會在寂寞難耐的夜裡出現,讓她輾轉難眠。

 

  她很想他。

 

  “沒關係,我門摸一摸就好,不會有人進來的,讓你放輕鬆一些而已。”他在她耳邊開口道,手指已經探進去肚兜裡了,在她的乳暈打轉。

 

  “嗯……”難以克制的呻吟脫口而出卻又被方若臨的吻扼殺在喉間,她感覺自己的下身傳來濕潤的感覺。

 

文章標籤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