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想要看更多女性向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激情

想要看更多耽美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耽美

 

剛剛懶洋洋地拋棄世間俗事睡了個午覺

卻夢到我跟我弟在夢裡開心地笑,無憂無慮地玩耍

醒來好想哭喲

(我弟沒事,只是他在另外一個國家唸書哈哈哈哈)

你們會介意我在這一個小地方記錄一下我的心情嗎

 

 

方若臨準備了衛生紙幫她擦拭一片狼藉的身體,也仔細地幫她整理好衣服與凌亂的頭髮,才放她下車。

 

  “我沒來過這個地方。”沈媛看著遠方璀璨的星星群,又回眸看了一眼方若臨。

 

  雖然今晚星羅棋布,但她總覺得就算是繁星萬千,也不如身邊的男人哪怕是一分,他只需要站在那裡,無需任何動作,聚光燈自然會被他所吸引。

 

  “幹嘛一直看著我?”方若臨笑道,牽住了她的手。

 

  沈媛真誠地說道,“覺得你真的很帥!”

 

  方若臨瞥了她一眼,“這我知道,幾乎每一天都有人在我的微博下留言。”

 

  “覺得你真的是很迷人的男人。”

 

  方若臨小心翼翼地扶著沈媛走下在海岸邊林立的亂石堆,“這我也知道,每次拍雜誌封面的時候攝影師都這麼說。”

 

  沈媛又學著他露出了痞痞的笑容,“我從小都看你的電影長大。”

 

  他再次抓狂,“我最不喜歡聽這句話,我今年才二十八只是出道比較早而已!”說完,他還作勢要去掐她,被她笑著躲開了。

 

   兩人玩著鬧著,又擁吻在一起。

 

 

  隔天一大清早,方若臨從沈媛的溫柔鄉里心不甘情不願地醒來梳洗打扮,準備趕往機場。

 

  “我今天有六個通告!六個!”他一邊梳頭髮,一邊對在一旁迷迷糊糊打著盹的沈媛說道,“他們簡直就是當我是機器人,可以24小時不停地工作。”

 

  沈媛慵懶地打了個哈欠,“在一個演員最青春、最珍貴的年華,說這種話會被雷劈!”

 

  “你今天的計劃呢?”方若臨走過去,吻了一下沈媛的髪頂,依依不捨地對她上下其手,最後忍不住和她深吻起來,舌頭探入她的口腔之中,強勢地奪取她的呼吸,品嘗那令人陶醉的甘甜,而她則小嘴微張,舌頭肆意地糾纏著他的。

 

  直到兩人都氣喘吁吁,他才願意放過她,退開幾步,他聽見沈媛說道,“我今天有兩場試鏡,一個是面試一部武俠電影的女主角,另外一個則是平面雜誌的模特兒。”

 

  他揉揉她的耳朵,在她耳邊呵了一口氣,欣賞著瞬間浮上來的緋紅,“聽我說,演員不必自降身價,把那個平面雜誌的試鏡推了。”

 

  沈媛看著他,乖乖地說道,“好。”

 

  “我今晚打電話給你。”


 

  ‘禁女色’里最令沈媛有深刻印象的一幕,是她不小心撞見了飾演金鳳公主的鄒敏儀,用計讓唐彥服下了春藥,誤以為金鳳公主是楊怡兒所以與之交合。

 

  空氣中瀰漫著的迷魂香讓人迷醉,明明理智告訴她不可以,卻仍然讓情緒牽引著她緊繃的神經,讓她忍不住衝上前去,與金鳳公主比賽一般地與唐彥歡愛。

 

  這一幕也是最難以拿捏情緒變化的。

 

  那夜皎月斜照,鋪了一地沉靜的銀輝,楊怡兒一身大紅廣袖衫裙,急匆匆地往唐彥的寢室趕,離他的房間還差數十步遠,就聽見歡愉的喘息聲,還伴隨著女子無法克制的嬌喃聲。

 

  她心裡咯噔一身,渾身顫抖,緩步走至窗邊,在那陳舊紙窗上戳了一個小孔,雖然不大,但足以隱約看清裡面的情況。

 

  他不是說會等她嗎?

 

  那這一室的春光又是為何呢?

 

  裡面,金鳳公主已經衣衫半解,肚兜的細帶子早已被扯下,露出了一雙足以令全天下男人瘋狂的椒乳,而唐彥正在吸允著她的乳尖,“你好漂亮,你真的好美。”他喃喃道,伸出手沿著那白襪徐徐往上,來到了她纖秀小腳的末端,挑逗著那道勾縫。

 

  “別……”金鳳公主佯裝掙扎幾番,卻更加激發了唐彥的征服慾,他按住了她亂動的手,探出舌尖沿著她的乳尖舔至鎖骨,卻又從鎖骨舔至她乾淨的腋下,聞著她淡淡的汗味,這個味道深深地刺激了他。

 

  他笑了一下,“我偏要。”他埋下首,再次毫無顧忌地舔弄公主的腋下,還用力地她扒下了她的衫裙,然後抬起她的腿,惡意的眼光欣賞著她的雙腿之間,那道已經沾染上濕意的細縫,水氣隨著他的動作染上了薄薄的布。

 

  公主嬌羞地用手擋住了自己的私密處,卻還是被他取下了自己的褻褲,並且放在鼻尖一聞,“好香。”唐彥讚歎道。

 

  他掏出巨物,就著那誘人的潮濕,狠狠地貫穿她嬌小的身軀。

 

  “啊……”公主忍不住叫了一聲,伸手環住了唐彥的後頸,仰起了身子,碎髮跟著唐彥激烈的動作已經凌亂地披在她嫩白的身軀,染上了她的香汗。

 

  在窗外看見這一幕的楊怡兒,眼睜睜地看著愛人精瘦的身體在別的女人身上起伏著,古銅色的身子在燭光的映照下反射出因為激情而泌出的汗珠,有些噴灑出來,而其他則落在金鳳公主身上。

 

  兩人激烈地交媾著,她本該覺得憤怒、委屈、難過,卻覺得這一幕好美,美得她不忍心驚擾。

 

  看見他的巨物不斷地在她淡粉色的蜜穴里進出,她察覺到自己竟然也開始濕了,讓她忍不住將手移到自己的下身,隔著裙子和褻褲,安撫自己已經開始躁動的下身。

 

  想象那熾熱的分身,使力貫穿的是自己。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