貓說有事情要請假四天(4/30、5/1、5/2、5/3),四天後回來一定給大家帶來香噴噴的肉肉肉肉

請別拋棄俺嗚嗚嗚

 

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想要看更多女性向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激情

想要看更多耽美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耽美

 

 

終於,她忍不住破門而入。

 

  金鳳公主驚慌地投來了訝異的目光,可唐彥卻仿佛不受影響一般地繼續和公主交合著,更加奮力地在她身上起伏著。

 

  明明這是她所熟悉的寢室,卻意外地處處染上旖旎的色彩,鼻尖瀰漫著讓人忍不住深陷的迷香,隨著那兩人交媾傳來的淫靡水聲,楊怡兒覺得自己腦袋裡裡那一根緊繃的弦瞬間斷裂,她走上前去,拉過唐彥的長髮讓他靠近自己,激動地啃咬著他的下唇,與他的舌頭交纏著,心裡的狂暴讓她失去理智,只是想要獲取更多。

 

  一邊與唐彥接吻,她一邊伸出不安分的小手,原本拉扯著他挺立的乳首,隨後惡意地滑至他結實的臀部,把玩著那從未曬過陽光的部位,微微掰開又合起,甚至還上下揉弄著。

 

  終於,他低吼一聲,釋放在金鳳公主體內,然後氣喘吁吁跪在床上。

 

  楊怡兒擠開公主,取代她趴在床上,伸出粉色的小舌頭開始舔弄著他的分身,先從那紫紅色的蛋蛋開始,細細舔開上面的皺折,然後挑弄他敏感的會陰,之後再緩緩往上移,沿著那分身上的青筋,挑逗著他濕淋淋的頂端,細細品嚐著那淫靡的味道,參雜著他的精液和公主的愛液,充滿情色的氣息。

 

  很快,那高潮後就開始陷入疲軟的分身又恢復了狀態,甚至有更加精神充沛的趨勢。

 

  金鳳公主是天下聞名的刁蠻任性,她想要得到的就不會逃過她的手掌心,從波斯的男妓到江南的兔兒爺,酒池肉林更不在話下,放蕩得天下皆知。

 

  對於這個揚州第一名妓她早已耳聞許久,多少男人為她一擲千金只為了哄她一笑。

 

  公主挑了挑她那一雙雙燕眉,起了好勝心,也湊過去舔弄唐彥的乳尖,一邊捧著自己雪白的胸部蹭過唐彥渾身汗濕的身體。

 

  楊怡兒單手扶著他的熾熱,退開幾步,一臉淡妝全花,碎發散發地落在肩上,衣袍半揭,露出裡面同一顏色的肚兜,額上也沾滿了晶瑩的汗珠,縱使如此,一瞥一笑間仍然有著觸目驚心的妖艷。

 

  她對公主挑釁地笑,解開自己的肚兜,讓她引以為傲的胴體展露在公主眼前。

 

  公主貴為萬金之軀,少女時期就常以牛奶泡澡,燕窩當早餐,民間難得的桂圓紅棗更是天天當點心,保養的功夫自然是做得極好的,可說是肌若凝脂,肌膚賽雪。

 

  但楊怡兒縱使墮落風塵數十載,但她能夠在揚州這風流之地混出名堂,也不單單只是美艷兩個字得以,公主憶起不久前有一位名為趙鸞鸞的名妓所寫之詩。

 

  粉香汗濕瑤琴軫,

  春逗酥融綿雨膏。

  浴罷檀郎捫弄處,

  靈華涼沁紫葡萄。

 

  拿這首詩來形容楊怡兒此時的妖惑之美,最適合不過。

 

  

  啊!也太難了吧!

 

  沈媛平躺在床上,雙手捧著劇本,嘆了一口氣改成趴姿,看了幾行字,最終還是把劇本仍在床邊,把自己的臉埋在枕頭上,無聲地吶喊著。

 

   還有詩呢!什麼什麼膏來著?

 

   作為一個國文課都當老師在催眠的理科生,看到這種什麼詩什麼詞的,她都覺得自己的眼睛快要冒出蚊香狀的圈圈了。

 

  她又拿起劇本,看了幾眼,發現是‘春逗酥融綿雨膏’。

 

  看到這兒,她摸摸肚子,覺得自己好想吃蟹膏,秋天是最適合吃蟹膏的季節了。但蟹膏對她來說實在是很昂貴的奢侈品,平時不是輕易能吃到的,要賺大錢之後才可以。

 

  什麼時候才可以賺大錢呢?她忍不住歪著腦袋開始思考這個深奧的問題。

 

  沒耍廢多久,她又重新坐起來,打開筆電,準備開始看黎導演安排給她的幾樣功課,其中一樣就是在要開始演員訓練前把他安排給她觀看來琢磨演技的幾部電影看完,其中包括肉蒲團系列、蜜桃成熟時、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和空房間。

 

  其中格雷的五十道陰影是最令沈媛感到好奇的,她讀過那系列的小說,會隨著作者的文字而渾身顫栗、興奮甚至是陷入幻想之中。

 

  但當電影開始播放時,男主角衣冠楚楚地走出來,她嫌棄地挑了一下眉頭,嘖了幾聲,她還是覺得方若臨比男主角帥多了,如果他來演那該多好。

 

  她還在胡思亂想當兒,熟悉的手機鈴聲響起,讓沉浸在思緒中的她嚇了一大跳,急忙拿起手機,‘餵’了一聲,聽見電話的另一方傳來的低沉男聲,“你在忙嗎?”

 

  那富有磁性的聲音,讓她的心頓時好像爬滿了螞蟻一般,有點不知所措,“沒有,在做黎導演給我的功課,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

 

  他笑,“好看嗎?”

 

  “我看過它小說的版本,覺得蠻好看的,不過如果是你演,那一定更好看。”她靠著床頭,說出心裡話。

 

  他聽到這個答案,心裡覺得很滿意,轉身也躺在床上,望著空落落的天花板,“我好想你。”

 

  聽到這麼直白的情話,沈媛心裡覺得甜蜜又害羞,“我也是。”

 

  方若臨忽然覺得有點後悔,“早知道昨天做多幾次。”

 

  雖然心裡也在暗暗懊悔,但沈媛還是覺得太羞恥了,並未應答,今天一整天眼前時不時還會閃過昨夜的淫亂,每一幕都讓她害羞得想要找個洞鑽進去,但如果對象是他,只要他高興,那一切都很值得。

 

  突然,方若臨說道,“你知道我們這樣還是可以做愛嗎?”

 

  “怎麼樣?”沈媛反問。

 

  不久,方若臨誘惑的聲音傳入耳中,“把手機開擴音,褲子和衣服脫掉,我來教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