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想要看更多女性向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激情

想要看更多耽美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耽美

 

不曾好像一對甜蜜的情侶一般,牽著手走在大馬路上。

 

   大多數時間都是他在前面走,我在後面追,遙望著他挺拔的背影。

 

   他今天情緒有點低沉,所以我安靜地陪伴著他完一整路,一路無話,我們走到了賣小龍蝦的攤子,今夜有點悶熱,吃小龍蝦的人不多,老闆正靠著藤椅半瞇著眼睛打著盹,看見我們走來,就擺擺手,“裡面坐!”

 

   剛準備要坐在凳子上,就感覺體內的小球在我體內打了一個轉,我驚呼了一聲,抓住了他的手臂。

 

  噓……

 

  他露出邪氣的笑,給我看他的手機屏幕,手機開著一個app,可以隨意控制我體內的小球。

 

  “太刺激了。”我用氣音惶恐地對他說道。

 

  他伸手輕拍我的腿,“刺激才好玩,不是嗎?”他還將菜單遞到我面前讓我點餐,而我再已無法思考。

 

  在我體內的金屬球被他控制著可以左右轉動,還可以來個360度的大旋轉,擠壓著我的陰道內壁,讓我下腹感覺脹脹的,還帶著些許尿意,我必須要夾緊雙腿才有避免失禁的安全感,“我怕……“

 

  他輕觸我的下巴,“嗯?”

 

  ”沒事……“對於他的每一句話,我已經習慣性地去遵守,甚至卑躬屈膝地去服從。

 

  很多時候我都覺得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

 

  就好像我喜歡貓咪,他喜歡狗。我喜歡安安靜靜地待在家裡寫字看書,他喜歡富有挑戰性的運動,而網球是他的強項。我喜歡吃一些路邊小食,這些熱炒大排檔是我的最愛,而他對飲食非常講究,喜歡健康清淡的壽司。

 

  但往往在歡愛之後,我想要做什麼他總會陪我。

 

  之後他也沒再淘氣了,讓我好好地享用美味的小龍蝦,雖然他吃了兩隻蝦子就停下來了。

 

  他看著我吃完數十隻小龍蝦,驚歎地挑了挑眉,“你是豬嗎?”

 

  我今天可以見到他,驅散了我原本因為趕稿壓力而消沉的情緒,心情變好,所以連帶著胃口也一起變得很好。

 

  我感覺他吃完飯后,緊繃的神經鬆懈不少。

 

  “我們去附近走走吧?”走出大排檔,他對我說道,我望著他微微勾起的嘴角,一瞬間還失了神,更不可能拒絕。

 

  好像是第一次,跟他肩並肩走著,他還主動牽起我的手,他灼熱的溫度從他的指尖,幾乎蔓延到我的四肢末梢。

 

  “你是不是有事情不開心?”我主動打破了沉默。

 

  他挑眉,“你看得出來?”

 

  我斜眼望他英俊的眉眼,“你不知道,你不開心的時候眼睛會寫著難過兩個字,很容易讓人察覺你的情緒變化。”

 

  他沒頭沒腦地說了一句,“是你吧!”

 

  我沒搞懂,停下腳步看他,聽見他繼續說道,“好像只有在你面前,我才不需要隱藏我任何情緒。”

 

  他這句話,觸動了隱藏在心底很深很深的弦,卻不再好像年輕時那樣可以輕易被彈弄,隨著他的每一句話而搖擺不停,我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是嗎’,然後專心夾緊我體內的金屬球。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顆球擠壓著我脆弱的膀胱,慢慢地,我的步伐越來越小,也越來越慢。

 

  “怎麼了?”他明知故問。

 

  我瞬時拉住他的手臂,“我……我快不行了……”

 

  他伸出手指從我的腿心滑過,然後調皮的指尖在我的下腹轉著小圈,“你是說你的這裡快不行了嗎?”

 

  我難耐地望他,搖著頭,“我快……”

 

  他惡意拉著我加快了腳步,“那我們趕快走回家。”

 

  “啊……”我難受地弓起了身體,感覺到已經有些許液體從體內流出來,急忙抓住他,“不行……我我會……”

 

  他將我拉到旁邊,“那你想怎麼樣?”

 

  我顯得有點不知所措,露出可憐兮兮的眼神看他,“你的……你的小球一直壓我的肚子,搞得我很想……”

 

  “很想什麼?”我不知道他是真的聽不清楚還是故意的。

 

  我悄悄在他耳邊說,“我想要尿尿……”

 

  他指著大路旁,花叢的後方,有一條人煙罕至的草地小徑,“你要不要去那裡上?”

 

  雖然我覺得這是一個餿主意,但除此之外我別無他法,我沒有辦法接受我在他面前失禁這件事,可當我過去的時候,他也屁顛屁顛地跟過來了,我拉著裙子的一角,問他,“你幹嘛?”

 

  “拿掉金屬球會比較方便,球是我放進去的,我也要負責拿出來才對。”他邪惡的手往我下身摸去,卻被我急忙擋住了。

 

  羞恥的感受讓我低垂著眸不敢看他,“我……我自己拿就好了。”

 

  見我如此窘迫,他也沒再強迫我,就慢悠悠地走到旁邊等我。

 

  滑膩的球在體內滑來滑去,讓我要小心翼翼地夾緊雙腿找尋一處隱秘的地方,脫下我的內褲,當我就著半蹲的姿勢將手指伸入濕潤的小穴中,卻怎麼樣都弄不出來,調皮的小球往往在我快要抓到的時候滑開,尿意的焦急和困窘把我急得快哭了。

 

  “拿得出來嗎?”他問。

 

  我試了好幾次還是不行,只得低聲求救,“我……我沒辦法,我抓不到那顆球。”我已經努力控制住了,但羞愧還是讓我說話隱隱帶著哭腔。

 

  他回過身來,摸摸我的頭頂,“別哭別哭,沒事,我幫你拿出來就是了。”他分開我雙腿,讓我撐著身後的墻壁,然後把靈巧的手指鑽入我體內,輕而易舉地就拿出我體內的那顆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