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篇是貓說難得的嚴肅文,說說馬來西亞,講講官官相衛,當做留給這個偉大日子一個屬於自己的紀念方式。

   討厭嚴肅文的人可以略過,不想關心馬來西亞政局的人也可略過。

   如果想要多了解國際時事,留下也無妨,我會寫得很淺白易懂。

   

   0509這個日期我相信會成為馬來西亞日後一個很重要的日子。

   它不只是象征政黨更替,打開了馬來西亞民主的第一頁,也代表著一個金錢帝國的潰敗。

   我還記得我小時候聽國小中文老師講過一個真實發生的故事,故事很簡單,就是她超速被交警攔下來,交警食指稍微摩挲幾下,她頓時了解,將50元馬幣(台幣350)放在自己身份證底下,交給交警。老師說著這個故事的時候,語氣淡淡,顯得稀鬆平常,當時的目的好像只是要提醒她的學生要注意交通安全。

   貪污在馬來西亞就是這樣一個很日常的事。

   慢慢地,小貪被華人的膽小怕事逐漸累積,甚至碰上什麼觸犯法律的事情,不是想著要怎麼去解決或者為自己辯解,而是你要多少錢,給了,就算了。

   貪心是會累積的,小貪獲得了金錢甜頭,就會慢慢積累成對權利、地位的渴望,形成一個滔天的大網。小警察想要貪那50元,大警察不明分說地抓了人,貪那幾千元的保釋費。為官者,微者,買個冷氣機2000元,希望商家可以開5000元讓自己可以從報賬中取利,官大者,幾千萬的工程可以報至幾億。

   貪婪讓很多人失去了理智,扯著只有自己相信的謊言,而謊言就好像滾雪球一般,越滾越大,總有一天,用力地撞向民怨這道墻,碎裂滿地。

   馬來西亞貪污如此氾濫,其實早在2008年就成立MACC(反貪污委員會),它是仿效香港的廉政公署以及澳洲的ICAC成立的一個反貪污組織。馬來西亞反貪委員會的宗旨是為確保國家運作體系的完整性和維護國民之權利,說得冠冕堂皇,實質上,是否有所作為呢?

   根據2018年2月21日發佈的國際清廉指數,馬來西亞位居55名,滿分100分,得分是49分,還比一些孤陋寡聞的我沒聽過的非洲國家低分許多 ,這個組織最大的問題是直接對首相署負責,也就是說就算耗再多錢或者再多預算在反貪委員會上,都永遠抓不到貪中之貪的那位巨鱷。

   一馬公司舞弊案,忽略!-一馬有限公司是靠售賣債券等來進行集資活動,這也表示這些原本用來發展馬來西亞的資金,全用來給官員進行公費私用

 (美國聯邦政府沒收一個馬來西亞有限公司在美國侵吞款項購買的超過10億元美金的資產,這是美國史上最大規模的資產扣押行動之一 BBC新聞鏈接: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2016/07/160720_us_malaysia_assets)

   國家養牛中心醜聞,忽略!-國家養牛中心執行主席拿督莫哈末沙烈懷疑濫用975萬8千140令吉(大概台幣八千萬左右)支付兩座位於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公寓款項,被告也被控在未經公司常年大會的批准之下,將4千萬令吉(3億元台幣)轉到他與孩子聯名的公司私人賬戶之內

   (換句話就說,買公寓→來養牛嗎?)

   聯土局,忽略!-聯土局Felda主席在2017年末向警方投報他上任之後發現Felda丟失好幾塊價值2億7千萬元令吉(台幣18億左右)的土地,該土地目前轉名之其他機構,但卻不存在著付款的記錄

  (目前因為各界言論壓力已經開始展開調查)

   撇開這些涉及天價的貪污醜聞不去進行詳細調查,反而以清廉聞名的檳城首長林冠英在2015年以280萬令吉購買了一幢10165平方的房屋,因為此房屋被評估市價為427萬令吉,故被反貪局控貪污,懷疑他與前屋主有利益輸送,並在2016年6月將之逮捕歸案。(順帶一提,這位能幹又親民的首長就在今天升級成為馬來西亞的財政部長)

   在馬來西亞,買東西買貴是合理的,買便宜則是不合理的。

   比如說花了5億元,買了兩台不知道可以用在哪裡的潛水艇。

   比如說花費700元令吉買的的影印機,卻付了5萬元的維修費。

   一切都很合理,一切都不需要理由,世界很美好,社會很理想。

   談及馬來西亞反貪委員會醜聞,最有名的莫過於趙明福事件,趙明福的尸體在反貪委員會大樓隔壁五樓屋頂被找到的那一年,他剛好三十歲,有一位懷孕兩個月的未婚妻,而被找到的那一天,他計劃要跟其妻子進行註冊儀式,他在這之前并無精神病史。

   907281053202145-600x400.jpg

   這樣一個正值壯年、前途無量的青年,說他是自殺的有人會相信嗎?

   趙明福被請到反貪污委員會的原因是他需要為歐陽捍華付了2400元馬幣購買國慶日需要用的國旗作證,為這不到2500元的案件,他被關在審訊室里長達9小時,反貪會用了許多極端手段,如不准見律師、不允許喝水和吃東西。

   他並不是犯人,而是證人,證人有權利拒絕被扣留,大馬人權組織也認為審問趙明福的時間過長,非常不人道。

   不合理的地方,還包括了這案件涉及金額區區2400元,根本沒有急迫性,又何以硬要扣留明天就要註冊的趙明福如此長的一段時間,以及在夜晚盤問犯人其實是違反法律條款的,扣留令也規定就算是扣留犯也必須要下午八點前離開扣留所並且另外約定一個盤問日期。

   為何趙明福會在深夜三點四十五分才離開?那之後呢?又發生何事?

   反貪委員會堅稱他們在凌晨三點四十五分已經釋放趙明福,是死者自己要求在反貪辦公室過夜,最後一次看到他的時間為早上六時。但卻又無法證明為何已經釋放了趙明福,卻仍然扣留他的私物其中包括了他的手提電話。

   一切的不合理,形成一個又一個的疑問,盤旋于每一個人的腦海中,卻等不到一個可以信服的答案。

   此案件的結果是,三位盤問趙明福的官員已經被停職。

   僅此而已。

   一個生命的隕落,在金錢帝國里,竟是如此卑微地被覆蓋過去。

   而事情的經過,至今仍然是個謎。

   從五月九號開始,新政府即將打開這個國家嶄新卻又空白的一頁,上面可以書寫燦爛與輝煌,也可以好像倒翻的咖啡一樣,痕跡斑斑。

   不管是精彩還是混沌,我猜其中有一頁,一定是滿滿的、神秘的咒文,來祭祀這些含冤的靈魂,然後用司法懲戒那些行走的惡魔,在判決之前,永不饒恕。

   我期待也懇求那一天的到來。

banner.jpg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