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的話:此文是十八禁的女性向成人小說,未滿十八禁者請勿閱讀

內容純屬虛構

想要看更多女性向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激情

想要看更多耽美小說:請點擊右邊欄位 與耽美

 

 

“有。”沈媛微微往后傾,背靠著沙發,盯著他道,“我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有人可以看大法師看到睡著。”

 

   “所謂的恐怖片,其實也不過是導演利用故弄玄虛的音效和陰暗的佈景,讓觀眾的產生視覺上的壓力,隨著故事的推進,再加上一點點驚嚇的鏡頭,就可以達到驚悚效果。演恐怖片,演員自身的演技倒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對五官的控制。”

 

 方若臨很冷靜地跟沈媛分析道,卻得來沈媛一個鄙視的眼光,“我雖然演戲天分沒有你高,但我還是有個人追求的好嗎?”

 

  他摸摸她的頭,把她拉到懷裡,“演戲是靠自身經驗的累積與領悟,你這樣看一百部電影也沒用。”

 

  “那你覺得我演‘禁女色’就要跟你做愛找感覺,我演恐怖片難道也要見鬼勝地晃一晃嗎?”她翻了一個白眼,一翻身整個人趴在他身上,“你給點有建設性的建議好不好?”

 

  他摟著她的腰,“有建設性的建議就是我明天就要飛埃及拍下一部電影了,兩個星期后才會回來,我會很想你。”他抬起腰,用下腹磨著她的腿心。

 

  沈媛拿起一旁喝剩一半的紅酒,微微含著,然後傾下身,迷蒙的雙眸望了他一眼,紅酒慢慢地吐在他身上,一滴滴,在他赤裸的胸膛上形成一個個顏色瑰麗的水珠。

 

  方若臨倒吸了一口涼氣,熾熱的感受從下腹延伸上來,紅酒冰冰涼涼的,卻無法削弱半分他緩緩升起的欲火,他沉默地看著沈媛仔細地舔走他胸膛上的紅酒,溫馴地雌伏在他胸前,眼眸內燃起的火光愈盛,他的呼吸越來越渾濁,雜亂的頻率顯示他現在的激動。

 

  沈媛來不及舔走得水滴沿著他健美的曲線,從胸肌到肚臍,劃過了一道煽情的軌道,集中在他淺淺的肚臍,她微笑著滑到沙發的邊緣,舌頭在他的肚臍周邊打了一個轉,然後直接侵入他的肚臍中心。

 

  沈媛知道肚臍是他的敏感帶,所以特地在那兒久留,直至那淺淺的小洞閃爍著水光,她才頑皮地回來,跟他接吻著,一吻方休,他聲音沙啞地道,“來,坐上來。”

 

  方若臨解開褲子,掏出他早已勃起的分身,這個姿勢讓沈媛覺得即羞恥又難堪,她還是乖乖地脫下底褲,卻不知該怎麼做好,他便拉過她的手,細心地引導,“來,扶著我的肩膀然後蹲在我身上,跟撒尿的姿勢一樣。”

 

  聽到‘撒尿’這兩個字,沈媛的臉更紅了,卻還是照做,雙手環抱著他寬闊的肩膀,然後微微往下,但怎麼喬都沒辦法成功,他的頂端一直在她的穴口滑開,搞得她又焦急又尷尬,只好開口求助,“我不會……”

 

  他輕笑著望著她羞澀的表情,往上一頂,順利抵達她的最深處,兩人都舒服地嘆了一口氣,他的分身在她裡面攪拌幾回之後,就退出來道,“你自己動一動!”

 

  她雖然事業上很拼命,但生活上向來奉行著能坐就不站,能躺就不做,能搭車就絕對不走路的最高原則,所以她沒做幾下,就氣喘吁吁,腳酸得要命,方若臨看見她鼻頭泌出的點點細汗,決定放過她。

 

  他用力一扯,讓她失去重心掉入他懷裡,他開始挺腰使力地進入她,不停地來回貫穿,而她只能無助地輕顫,呻吟著。

 

   終於,當凌晨十二點正的鐘聲響起,他和她都同時抵達了慾望的巔峰。

 

  

  高詩青是香港知名的恐怖片導演,她的成名作‘人皮’和‘驚五門’,沈媛看了不下五次,每一次都還是被電影的特效嚇得一驚一乍,有時候在旁邊念劇本的方若臨還會被音效驚得蹦起,可見此導演的功力。

 

  沈媛極想得到此部電影的演繹機會,下了很多功夫,但去香港電影公司試鏡的時候,心裡還是有點忐忑。

 

  雖然方若臨說了很多遍她有身為一個好演員的靈動和氣質,但她自認為不是科班出身,所以得到這個由黎導舉薦得來試鏡的機會,心裡暗暗發虛。

 

  她因為迷路,所以抵達高導演發給她的試鏡地點時,只離試鏡時間五分鐘,門口有一個戴著墨鏡的女生也在等,沈媛路過她身邊的時候對她微笑了一下,但她沒搭理,只是低頭按著手機,沈媛只當她是沒看見,訕訕地靠在她旁邊的墻壁等待。

 

  不多久,一個可愛型的女生從試鏡間里走出來,一個年輕的助理在裡面對沈媛招了招手,讓她進去。

 

  試鏡間裡面很暗,只有地上架著的地面照明燈發出的綠光,通過其他人的呼吸聲,她可以隱約判斷導演和其他評審就坐在她左手邊的桌子後面。

 

  高詩青有點酷酷的低沉女聲傳來,“你讀過劇本了嗎?”

 

  雖然評審們看不到,但她還是下意識地點頭,“看過了。”自己看不清楚對方的臉部表情,而自己的每一個表情細節和肢體語言卻清清楚楚地曝露在他人眼前,黑暗將人的不安感放到最大。

 

  “那你演繹一下洛青看到衣櫃里撲出來的老人鬼魂時的情節。”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