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卻有點想要落淚。

 

  其實他也沒做什麼不是嗎?只是不像跟平時一樣會用溫柔的語氣對她說話,只是不像平時一樣會用低沉且富有磁性的聲音低喚著她的名字,只為了要得到她的注意力,只是不跟平時一樣聽她噼里啪啦地說著日常小事也饒有興致地回應。

 

  僅此而已。

 

  唐潔出來的時候,敏銳地察覺到沈媛情緒上的不對勁,拍她肩膀關心道,“你還好吧?怎麼了嗎?”

 

  沈媛急忙搖頭,“沒事,走吧,我們回酒店吧!”她下意識地隱去了她的情緒。

 

  坐計程車回酒店的路上,沈媛望著車窗外閃過的盞盞路燈,此時依稀下了些小雨,沖淡了香港這個東方之珠的喧嘩,唐潔喝了不少酒,一上車就趴在她的肩頭睡著了,此時計程車裡很安靜,只有廣播傳來動聽的粵語歌曲。

 

   她心裡越雜亂,就會越強迫自己必須要冷靜下來。

 

   她覺得她和方若臨太過順利,一路走來,她也想不通為何當初自己會這麼大膽提出現在自己回想起還是會面紅耳赤的要求,而方若臨雖然偶爾會在床上欺負她,但在生活上卻是把她捧在手掌心疼的,手機上密密麻麻的工作行程,偶爾添上一抹紅,她每個月的生理期都會被記錄在他重要的日程裡,旁邊還寫著‘她喜歡喝紅棗水’。

 

   她想應該沒有一個男孩會願意讓自己的女朋友去夜店喝酒吧,這樣多沒面子啊?她覺得自己好不容易交到一個圈內的好友,所以當唐潔邀約她的時候沒想太多就答應了,的確是她有欠缺考慮了。

 

   等計程車抵達酒店時,沈媛已經做好了足夠的心理建設。

 

   今天她們住的酒店前面有大型活動,計程車無法進入,為了省去麻煩沈媛和唐潔就冒著小雨,一路小跑著直奔酒店,直到進入酒店大廳,兩人半濕着身體,酒也醒了大半。

 

   這次的劇組也算是挺大方的,不只是住五星級酒店,還安排了兩個人一間房,沈媛和她的助理楊群姐一間,唐潔和另外一位飾演洛青同學的女演員高薇薇一間。

 

   楊群姐是香港人,陪沈媛拍完戲之後就跟沈媛說她要回家一趟,讓沈媛明天記得要準時去劇組,當然沈媛也沒敢跟楊群姐說她拍攝後要跟唐潔去小酌幾杯,避免愛操心的楊群姐又會擔心得不肯回家了。

 

   所以今天晚上,沈媛可以獨占一間房間。

 

   她自己回到房間,失魂落魄地拿起手機,打了好幾通電話給方若臨都沒接,滿腔的話語被掐在喉嚨裡,卻又沒有傾訴的對象。

 

   她只好發了條簡訊給他。

 

   ‘對不起,是我欠考慮了,沒顧及你的感受,你原諒我吧,你接電話吧!’

 

   等了五分鐘,手機還是沒動靜,她手指靈活地動著,又發了好幾條。

 

   ‘真的很對不起,我下次不敢了,再也不去夜店了,我發誓這次是我第一次去,也會是最後一次了。’

 

   ‘你讓我做什麼都行,只要你原諒我就好。’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酒店為了顯示出高級氛圍陳設的布罩燈投射出來的光影是帶著落寞的淡橘色,讓這寬敞的空間顯得有點冷清。

 

   當她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她才忽然想起方才她是冒著雨進來的,現在全身還濕嗒嗒,頭髮狼狽地貼在臉頰上,妝容早已全花,但她沒等到方若臨的電話也不想去洗澡,她也懶得煮熱水,只好拿著杯子想要去外頭的飲水機裝熱水喝。

 

   她剛開門,就撞進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懷中。

 

   他一身黑,黑色的皮衣,黑色的牛仔褲,戴著黑色的口罩,俊美的臉龐看見她衝出來的時候愣了一下,熟悉的氣息襲來,身體比腦子更快產生反應,她抱住他,鼻涕眼淚一瞬間毫無防備地湧了出來。

 

   方若臨也被沈媛嚇到了,不只是她的動作,而是她現在一身狼狽的模樣,烏黑的長發亂糟糟的還在滴水,冷艷的小臉上睫毛膏、眼線液和染眉膏全都混在一起,在眼睛底下凝結成塊,一隻腳穿著高跟鞋,另一隻腳竟然光著,這樣一拐一拐地走著路。

 

   最重要的是,她現在緊抱著他,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抓著他不放,他只好拍著她的背,先把她帶進房間讓她哭個夠,等她氣息漸漸穩定下來,他發覺不知不覺已經過了半個小時,而他……

 

   ”所以,你在哭什麼……“影帝不解地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