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來了,對不起大家

所謂食言而肥,所以我現在超肥,之前一整個忙著工作,在適應和頹敗之間打轉

過年時回家充電了,來好好面對生活了

畢竟寫文章真的是我很喜歡的一件事,我不想放棄

祝大家看文愉快,新年快樂!

 

其他坐在他旁邊的人瞬間閃過錯愕的神色讓我感到很疑惑,但我還是及時反應過來,回握住他伸過來的手,“你好,我是簡鳳儀,是軟體研發部的副主任。”我笑著對他點了一下頭。

 

  羅峰微笑著回應,臉頰上清淺的酒窩讓他看起來更年輕了,“我知道。”

 

  知道什麼?

 

  我覺得我頭頂上瞬間出現無數個問號,但我還是一臉淡定地坐到我上司旁邊的座位,今天主持會議的是平時作風犀利的副總監方娜兒,我垂著頭盯著會議桌上敞開的文件,卻無法聚精會神,因為我一直感覺到一道目光頻頻落在我身上。

 

  來自‘亞洲版妖嬈記’的創意總監羅峰。

 

  我心裡暗暗皺眉,是怎麼回事?

 

  我若無其事地翻了一頁桌上的文件,依然強裝著鎮定,忽然我聽見方娜兒喚了我的名字,“鳳儀,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去辦。”

 

  “什麼?”我晃了一會兒神,突然聽到自己的名字,冷不防地抬起頭,一望向方娜兒我就打從心底知道我完了。

 

  那個平時在工作上努力拼命的簡鳳儀呢?怎麼能夠在這麼重要的會議上出包呢?

 

  我克制住想要撞牆的衝動,將兩手交叉放在桌上,故作淡定地說道,“好的,沒問題,如果我在執行上有遇到什麼問題,會請教馮主任的。”馮主任就是坐在我旁邊的中年男子,他是我的頂頭上司,即將要退休,我之後會接替他的工作。

 

  “如果有問題的話,請教我會比請教馮主任來得精準,畢竟我跟那裡買下的版權,沒有人比我更清楚了。”羅峰忽然插嘴道,墨色的瞳仁閃過一絲意義不明的光線。

 

  我抬起下巴,對他淺淺一笑,“好的,那就麻煩你了,羅先生。”

  

  在等著方娜兒做會議總結論的時候,我正在翻著陳年的記憶,這個羅峰我認識嗎?小學同學?國中同學還是大學同學?連前男友的好朋友,弟弟的同班同學,記憶翻遍,卻也沒殘留下任何印象。

 

  但我已經無暇理會這麼多,比起那個羅峰,我比較想知道總裁的懲罰是什麼。

 

  可惜我在下班的時候,還沒走到一樓大廳就接到老媽的來電,說剛好經過這座城市,想要跟我吃個晚餐。

 

  我匆匆忙忙趕去餐廳,卻見她旁邊坐著一個陌生男子,長相普通,是我覺得我可能還沒踏出餐廳就立刻忘掉的樣子,跟她有說有笑,我心下一寒,心想該來的總會來,還是屁顛屁顛地走過去,喚了一聲,“媽。”

 

  一頭金色大捲髮的娘親笑容可掬地轉過頭來,“哎呀,我們家鳳儀來了啊,這是張XX,我公司的新同事。”我壓根兒不想記得他的名字。

 

  晚餐的過程很無聊,作為一個資深肥宅,我不善於開啟話題,就只是坐在一旁聽著,偶爾微笑當作回應,張XX在中途問了一句,“簡小姐平時愛好是什麼呢?”

 

  我原本想說待在家裡打遊戲,嘴巴剛開啟卻被老媽發狠踹了一下我可憐的小腿肚,打遊戲剛到嘴邊就變成了“爬……爬爬爬山……釣釣釣……魚。”

 

  張先生不疑有他,“是嗎?我也喜歡爬山,妳爬過哪裡呢?”

 

  我隨意亂掰,“九寨溝。”不過我記得上一次去九寨溝我在中途就放棄了,連同團的老太太也爬得比我快,好像是七八九年前的事情了。

 

  過程很順利,也結束得很順利,結果就是……怎麼會有結果呢?

 

  結束後,他一溜煙就跑了個沒影。

 

  不說我這長相普通,身材普通,而且還學歷普通,也一點都不幽默風趣,事業不錯又怎麼樣,有車有房又怎麼樣,哪個男人找女朋友追求事業的呢?

 

  而我早已習慣了這種結果,也不願意從芸芸眾生中,隨意找個人來相伴過日子。

 

  單著就單著吧。

 

  老媽嘆了一口氣,就放了我離開。

 

  我回到我的小公寓,望著空落落的小客廳,心情卻忽然低落地好似墜到了谷底,那台機器孤零零地躺在正中央,明明方才也故作不當一回事,但我清楚知道是因為麻木到習慣了,心裡其實也很在意。

 

  曾幾何時,愛情成為了我生活的負擔?

 

  我掀開機器的蓋子,跨了進去,躺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貓說 的頭像
貓說

貓說

貓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